•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签名邮品见证我与美术大师吴作人的邮缘

    签名邮品见证我与美术大师吴作人的邮缘

    图1 信封上手书签名

      在我的藏品册中,有一套令我难忘的签名邮品,这套邮品出自著名的美术大师吴作人之手。而我获得吴老这套签名邮品,纯属是一次偶然的巧遇。

    签名邮品见证我与美术大师吴作人的邮缘

    图2 贺卡手书签名

    签名邮品见证我与美术大师吴作人的邮缘

    图3 实寄封

    签名邮品见证我与美术大师吴作人的邮缘

    图4 T41(3-3)邮票

    28年前,我到北京为单位办理一起新技术产品项目的标准,去时恰好是1990年的国庆节前夕。办完公事后,部里的一位领导朋友送了我一张“文化部庆祝建国41周年招待会”入场券,按照出席招待会的有关规定进行身份登记后,我与朋友和其他几位同志坐了辆面包车前往人民大会堂。当年进人民大会堂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而且还是持邀请券参加这么盛大的招待会,当时那种激动的喜悦之情真令人难以平静。在工作人员的统一安排下,我坐上了当时只能在电视上才能见到的宴席场面,这一切的一切对我来说,就好似红楼梦中的刘姥姥进了大观园。

    正在我东张西望的时候,一位中年干部站起来对大家说:“我提议这一桌是否让大家互相认识、认识!请各位自我介绍一下吧。”这时,坐在我旁边的一位老先生站起来,介绍说:“我是中央美院的吴作人。”我一听即惊呆了,做梦都未想到,这位穿着朴素的老同志竟然是我国美术界大名鼎鼎的吴作人先生。虽然我不懂美术,因集邮的缘故,对美术界的大师吴作人,我还是深知其名的,因为他的“熊猫”等作品多次走进了方寸之中,我今天能与吴老同桌,其心情是可想而知的。

    轮到我作自我介绍时竟还沉醉在兴奋中。这时,吴老拉了拉我的衣服笑着说:这位同志,轮到你啦!轻声一句话让我从喜悦中清醒过来,即站起来作了介绍。我话音刚落,吴老带头鼓掌说:让我们用掌声欢迎来自毛主席家乡的年轻客人。当时我都40岁了,吴老幽默的提议迎来全桌一片掌声,我当时脸红得就像关公,好不容易才结结巴巴从口中蹦出一句“谢谢!”

    吴老在我们这一桌是最大的官,时任中央美院名誉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国文联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等职。在席中的闲聊中,我感到吴老非常平易近人,没有官架子,更没有艺术大师的高傲。随着心理上的紧张压力解除,无拘束的胆子也就大了些,我除了回答从事本职工作的情况外,在业余生活上我重点介绍了自己集邮30年的收获和体会。

    吴老听后,非常高兴地说:“集邮是一项增知添识又丰富多彩的文化生活,你们集邮爱好者也是我们美术界作品的最直接鉴赏者,我们都是一家人哦……”吴老对集邮内涵的评价语,使我猛然间明白了集邮界把邮票的第二属性定位为微型艺术品的真正含义,是到位的经典语言,因为国家邮政发行的每一套邮票,可以说都是出自于美术家的作品,这种由美术家设计、集邮者收藏鉴赏,确实是裙带相依的一家人。随后,吴老掏出一本小型笔记本主动提出与我互相交换了联系电话和通信地址。

    从北京回来后不久,我寻找了原邮电部1989年9月1日发行的志号T141《当代美术作品选》(一)特种邮票,这套邮票共有3枚,分别为三位当代美术大师的原创作品,其中3-3《齐奋进》就是吴老的作品。我即按照吴老留下的地址写了一封信,并附上T141(3-3)“齐奋进”四方连邮票一个,请吴老在邮票上签名供我留着纪念。

    信函发出约10天后,就收到了吴老给我的回复挂号信。他在回信中说:承蒙你的喜爱,为集邮朋友提供服务我非常乐意,你提出的要求我变通了一下,不宜在邮票上签名,因为每一位美术工作者,对自己的作品都很珍惜,把签名写在画面上,既破坏了原作的面貌,又不雅观。我把你寄来的邮票,分别贴在自做的信封和我设计的贺年卡上,并在信封和贺卡上签了名,不知是否满意?另外,我把你在邮票背面写的“卢伯雄购于1989.9.1”那一张(枚),我私自作为纪念品留了下来,冒昧之举,请你见谅!只可惜该信,不知什么时候弄丢了。

    吴老在百忙之中,细心地把1枚邮票贴在全白信封的上部中间,左下手书“作人/1990”,而恰到好处的是“作”字,仅连在邮票的右下角一点点,无损邮票画面且签名又突出,真正显示了美术大师的创意风范(图1);贺年卡的画面上是一只宠物狗手持一枝盛开的花,占了画面一半的左侧,按异形分割线折起又成了该卡的主图。

    贺卡画面上有一只快乐的小鸟,飞翔的彩蝶,盛开的鲜花和破土开出的蘑菇,整个画面一片春意欢乐的氛围。特别是竖立的双连邮票,贴在卡的右侧中间,右下手书“作人/1990”,其签名的位置和贴二枚竖连邮票确实又恰到好处,如果贴一枚邮票画面太空荡,贴两枚横连有损卡面图案,只有选贴二枚竖连,整张贺年卡既保持了原汁原味,又和卡图紧凑协调(图2)。

    虽然这次的信札被丢失,但实寄的信封未遗失,又多少为这“一封一卡”添了光彩。实寄封正面邮戳清晰,加盖的是“国内邮资已付/1990.10.20.22/7/北京6(支)”八角戳,封右上角贴北京6支的挂号签条,封正面是吴老亲笔书写的收寄址“410002/湖南长沙市××××/卢伯雄同志/中央美术学院”(图3)。

    后来我和吴老又相互通过几次信,因自己工作单位调换频繁,往来信札已全部遗失。1998年8月,我因公要去北京参加一个行业会议,启程时打电话给吴老,接电话的人细声告诉我,吴老在去年(1997年)已不幸逝世了。这句不幸逝世的轻语,让我从内心感到非常的悲痛。我这个集邮队伍中的无名小辈,能与美术界大师级的吴老在巧遇中结缘,实是我集邮生涯中最大的荣幸事。

    这枚由吴老精心制作的邮品,T141(3-3)邮票上的图案,右边是吴老1978年创作的水墨画《齐奋进》,画面上生动地展现了牦牛顽强不屈、倔强勇敢的性格,给人以刚劲之美的享受。两头奔驰的牦牛,用笔浓淡相润,黑色清新而丰富,既淋漓尽致地表现出了一股向前猛冲的气势,又含有无穷的韵致;牛腿采用焦墨画法,直立挺拔,有一种深沉的爆发力量,充满着蓬勃的运动活力;“齐奋进”三个字,采用篆书体,刚劲有力。作品上的一笔一画,都透着无穷的神韵和感染力。图案左边配以吴老的亲笔题词:法由我变,艺为人生。该幅题词笔酣墨饱,流动自然,既具有启迪人的哲理,又表现出吴作人大师之运笔,妙在经意与不轻意中的书法造诣。(图4)

    一晃28年过去了,值中国邮政今年续发2018-10《当代美术作品选》(二)特种邮票,当我翻出珍藏的邮品册时,盯着册中吴老的三件邮品情不自禁地被昔日感情所支配,深感当年一名集邮领域中的小兵因邮结缘,能被吴作人这位美术界泰斗诚挚地接受,实为湖湘集邮爱好者中的一段佳事。

  • 0
  • 0
  • 0
  • 12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