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我们大唐的“奢侈品”在日本展出了70回还没完!

    不久前,日本奈良国立博物馆举办一年一度的正仓院展,世界各国热爱文物、艺术的人们纷纷飞赴,领略盛唐风范。

    大唐盛世,生活器物设计制作精美,堪称当时世界上第一奢侈品大国。然而,今人欲从实物了解唐人生活器物真切状况,已不容易。

    目前,能让我们体会到一些唐代贵族生活的途径,可去日本奈良东大寺正仓院看看。那里珍藏着世界上数量最多、最完整的传世唐代生活用品。

     

    我们大唐的“奢侈品”在日本展出了70回还没完!

    在我国,传世的唐代生活器物几乎难以寻觅,我们能看到的大多是出土文物。出土文物中有相当部分属于冥器,并非真正的生活用品。生活用品中大量的丝织品、木制品、皮革制品、纸质品等,均难以在地下长期保存。

    日本奈良时代的第45代天皇圣武天皇(724-749年在位),酷爱唐朝文化,生活起居模仿同时代唐朝贵族,先后十余次派遣数量庞大的遣唐使,引入大唐艺术珍品、生活奢侈品,还命人模仿制作,深刻地影响了日本人的生活美学。

     

    我们大唐的“奢侈品”在日本展出了70回还没完!

    四弦四柱的唐代紫檀木画槽琵琶

    圣武天皇去世后,其生前的日常用品和珍藏器物就一直奉纳东大寺正仓院保管。

    这些1200年前的唐物以及包括当时日本在内的其他国家模仿大唐的制品,一直在那里,没有挪过窝。连一根绳子、一缕线、一块碎布,都保存着。这是最为难能可贵的,因为这最接近生活。

    正仓院究竟有多少宝物?

    据悉,经过整理的文物就多达9000多件。

    自1946年正仓院首次展览以来,每年秋天,日本奈良国立博物馆都会举行“正仓院展”。

    2018年已经到了第70回。文物一旦被展出之后,原则上十年内不再公开。至今仓库里的文物还没有轮流展出完一个周期。

     

    我们大唐的“奢侈品”在日本展出了70回还没完!

    緑瑠璃十二曲長坏

    难怪上世纪30年代中国学者傅芸子探访正仓院后感叹:“吾尝谓苟能置身正仓院一观所藏之物,直不啻身在盛唐之世!”

    在奈良国立博物馆人流如潮的展厅里,许多人首先都是冲着唐代“平螺钿背八角镜”这件网红文物而去。

    而我却是首先冲着两双鞋而去。

     

    我们大唐的“奢侈品”在日本展出了70回还没完!

    我们大唐的“奢侈品”在日本展出了70回还没完!

    绣线鞋

     

    圣武天皇和他的光明皇后都醉心于唐朝文化,这双“绣线鞋”乃光明皇后遗物——麻布为地,红色花鸟纹锦,重绣以线,鞋头缀饰刺绣花型,被认为是遣唐使赠送的中国制造的贵重物品,为贵族女性所使用。

    这两双鞋虽然都已破损,色泽也必然不如1200年前绚丽了,但它们依然魅力逼人,令围观者啧啧称叹。

    一、鞋的造型设计非常考究,线条流畅,所有过渡部位的细节都自然妥帖;

    二、采用了非常复杂的刺绣工艺,虽然色彩丰富,但调性统一,很有修养。

    这种对色彩的高超协调能力,如今我们似已丧失,看当下某些旗袍、新古典的时装,除了走灰暗冷淡的保守路线,一旦涉及绚丽的色彩,往往红绿冲突,毫无修养;

    三、历经千年,轮廓依然挺括。从其破损处可见有极细极考究的“骨架”内衬。而且鞋很轻很薄,可以想见穿上去行走的舒适感。

     

    我们大唐的“奢侈品”在日本展出了70回还没完!

    绣线鞋局部

    这两双鞋即使在今天,与世界任何顶级品牌的女鞋比较,无论设计、材料、做工,说毫不逊色是谦虚的,说睥睨群雄也不为过。

    那枚传遍微信朋友圈的“网红”唐镜,当然也是必须提到的,它有着“中国最美铜镜”之誉。其日文名为“平螺钿背八角镜”。

    我不知道为什么称之为八角镜,其造型实为典型的唐代葵花镜,其边缘为八瓣花形。为免麻烦,在此姑且随大流称为“八角镜”。

     

    我们大唐的“奢侈品”在日本展出了70回还没完!

    平螺鈿背八角镜

     

    许许多多观众是冲着镜子背后的精美绚丽的螺钿工艺来的。

    螺钿是一种特别的工艺——“螺”指贝类,“钿”为嵌装,螺钿即将贝类的外壳加工成平板状,再切割成各种花纹、图形,然后嵌入木板、金属、漆器等器物表面。

    此镜背面,以红色琥珀作为花心,施以螺钿花纹,玳瑁、贝壳镶嵌出宝相纹等花鸟纹样,剔刻出暗纹。

    其间又镶嵌绿松石和青金石等细片,研磨后使其表面平滑,制作工艺尽显繁复奢华。从不同角度观看,熠熠生辉,美艳至极。

     

    我们大唐的“奢侈品”在日本展出了70回还没完!
    平螺鈿背八角镜局部

     

    有研究认为,该镜镶嵌的夜光贝出自南海,红琥珀来自缅甸,蓝宝石产自阿富汗……它们一起构成了吉祥的衔枝飞鸟和象征爱情的鸳鸯,以及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唐朝的螺钿器物,将来自各地的珍稀材料巧妙地组合在一起,构成了精美的中国传统图案,堪称是一千多年前世界交流融合的集大成者。

    唐平螺钿背八角镜曾在镰仓时期的宽喜二年(1230)被盗时破损,明治时期得以修复。展出现场看不到镜子正面。相关资料图片显示,此镜已碎成数片,用多枚锔钉固定。

    唐代螺钿制品在国内出土了数件,但藏品最丰富、保存最好、品种最全的当数正仓院。

    据光明皇后将圣武天皇遗珍奉纳给东大寺时的献纳目录《国家珍宝帐》记载,光是螺钿器物就有螺钿紫檀琵琶、螺钿紫檀五弦琵琶、螺钿紫檀阮咸、平螺钿背圆镜、平螺钿背八角镜、玳瑁螺钿八角箱等二十余件。

     

    我们大唐的“奢侈品”在日本展出了70回还没完!

    碧地金銀絵箱

     

    作为正仓院展海报主角的玳瑁螺钿八角箱,与平螺钿背八角镜平分秋色。

    通体用玳瑁龟甲制成,上面用夜光贝镶嵌成连珠纹和鸳鸯图案。八角箱的盖子上装饰着唐草花纹,莲珠纹将其区分为八块区域,内饰雌雄鸳鸯图案。

    八角箱箱体侧面也是大片的唐草纹,花心饰以红色的琥珀和玳瑁,装饰着站在云上的飞鸟以及鸳鸯纹。

     

    我们大唐的“奢侈品”在日本展出了70回还没完!

    玳瑁螺鈿八角箱

     

    这些细部都以如此珍贵的材料装饰,可见当时该八角箱曾经作为华丽的贡品呈现的场景。

    有观点认为此箱并非唐物,而是当时日本仿造的。

    正仓院藏品中有大量日本同时代的仿唐器物。

     

    我们大唐的“奢侈品”在日本展出了70回还没完!

     

    最负盛名的鸟毛立女屏风,上面的唐代仕女画像,无论造型还是笔触,都惟妙惟肖地仿唐,一度被认为是唐物。根据最新研究发现,屏风的鸟羽为日本雉鸡,而且屏风的衬纸用的是日本天平胜宝四年文书。

    看正仓院展的过程中,无数次情不自禁感慨:当年唐代中国人设计制造的“奢侈品”及其精美考究的生活方式,风靡海外,还诱发了无数“山寨”。

    而今,国人岂能甘心沦为“山寨”之国。学习历史,是为了今天。

    了解唐朝中国曾经达到的生活美学高度,把历史的高度作为今天的起点,才能创造出更美好的未来。

  • 0
  • 0
  • 0
  • 48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