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加莱义民》[罗丹]:一次屈辱的投降,怎么能算义民?

    1886年,罗丹的又一件辉煌的英雄纪念碑组雕《加莱义民》完成了。这座群像组雕标志着他的现实主义艺术的杰出成就。1884年,罗丹正埋头于《地狱之门》的创作时,接到加莱城一位朋友的来信,信上说该城正筹划建立一座忠魂碑,拟请他制作雕像。罗丹异常兴奋地接受了加莱市这一委托。内政部准备在全国范围内出售1法郎1张的彩票,以此来筹集45000法郎,作为制作雕像的资金,并决定把铸像竖立在加莱城里。

     

    《加莱义民》[罗丹]:一次屈辱的投降,怎么能算义民? 《加莱义民》[罗丹]:一次屈辱的投降,怎么能算义民? 《加莱义民》[罗丹]:一次屈辱的投降,怎么能算义民? 《加莱义民》[罗丹]:一次屈辱的投降,怎么能算义民?

    《加莱义民》分为两组,前边三个一组,后边三个一组,他们身材相似,站立在一起。中间一个头发稍长,眼睛向下凝视,是最年长,最有声望的欧斯达治,他迈着沉着的步伐向前走去,不看四周,也不迟疑和恐惧,他那刚毅的神情,显示了他内心的强烈悲愤与牺牲的决心,他的坚强,鼓动着其余的人。最右边站立的一个稍为年轻的人,皱起的双眉和紧抿的嘴流露着悲愤,两手紧握着城门钥匙,他茫然望着前方,似乎感到命运的不公平,在心中无声地抗议着。右边第三个义民,死亡使他恐怖,他用双手遮住眼睛,似乎想驱散恶梦,但仍不能避开这个悲剧的命运。左边第二个,内心表现出无比的愤怒,那举手向天的手势,不是祈祷,而是对上帝未能主持正义的谴责。他目光向下凝视,半开着的口似乎要说着什么。他身边的一个义民,年纪较轻,他似乎被迸发出的爱国热情所冲动,但由于想到转瞬间将离开人世,不免引起生离死别的悲愤情感,他蹙起眉头,摊开双手,表示无可奈何的神态。在他们身后的一个义民,两手抱头,陷入无比的痛苦之中。虽然后面的三个义民没有前面的那么坚定勇敢,但他们仍然为了全市人民作出自我牺牲,这种壮举同样值得尊敬。 Josh Jackson Womens Jersey

  • 0
  • 0
  • 0
  • 400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