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一枚意义非凡的“崇宁重宝”

     

    一枚意义非凡的“崇宁重宝”

      对于遗址考察研究而言,最激动的事莫过于发现有纪年的物证。近期,笔者在一次汀溪窑址考察中,同行的张爱瑛女士就在遗址中心区发现一枚“崇宁重宝”铜钱(见图)。本来,一枚铜钱说明不了什么,但是当与相距不远且又曾烧制过珠光青瓷的海沧上瑶窑和海沧囷瑶窑的一些出土线索联系在一起时,就显得这枚铜钱有着很重要的意义。

    一枚意义非凡的“崇宁重宝”

      海沧上瑶窑曾出土过一件刻有“治平元年甲辰岁”年款的拍锤,治平元年即1064年,为北宋中晚期;囷瑶窑曾出土过一枚“宣和通宝”铜钱,宣和年为1119—1125年,北宋末期;汀溪窑址发现的这枚“崇宁重宝”铜钱,面文清晰,隶书对读。重量5克,直径3.4厘米,穿0.8厘米,厚度1.9厘米。崇宁为宋徽宗赵佶第二个年号,为1102—1106年,时间上要比囷瑶的早,比上瑶的稍晚,在其两个纪年段之间。三个珠光青瓷窑各都有发现纪年物证,虽然这些信息还不足以绝对证明珠光青瓷烧制时间,但这三个时间集中指向北宋中晚期,那就不是一般的意义了。尤其那件带纪年款的拍锤,完全可以证明该窑曾在治平元年即1064年前后时期烧制瓷器,而汀溪窑和囷瑶出土的纪年铜钱则刚好相为呼应,辅以佐证,比较有力地说明了三窑的兴烧时间在这段时间前后,即北宋中晚期及以后。 

      过去对汀溪窑等的断代主要是依据龙泉窑考古发掘成果——龙泉金村窑“五叠层法”进行推论。所幸龙泉金村窑、大窑经考证也都有烧制珠光青瓷。从《龙泉金村古瓷窑址调查发掘报告》《龙泉大窑古瓷窑址调查发掘报告》看,金村窑第三层第二期即是我们要找的珠光青瓷,并与大窑T10出土的瓷器年代相当。报告所述与大窑T10出土的瓷器年代相当的纪年瓷有:流传到日本去的龙泉窑多管瓶和双耳盖瓶,两件瓶的腹部都刻有“元丰三年闰(多管瓶为“又”)九月十五日”等铭文,元丰三年即公元1080年。而大窑T10所出的瓷器造型更为古朴,刻划花繁褥,花内常填以篦纹,与金村窑第三层第二期十分相近,说明至少在北宋中期已开始烧制,但T10出土的瓷器年代早也“不会早到北宋早期”。考虑到古时信息交通的客观条件限制,向南传播,到同安应稍晚一些,故推论同安汀溪窑珠光青瓷生产年代应在北宋晚期及以后。 

      综上,将同安汀溪窑、囷瑶、上瑶窑珠光青瓷与龙泉大窑、金村窑珠光青瓷的烧制年代,很自然地聚焦在了北宋中晚及其以后。 

      同安汀溪窑因珠光青瓷而闻名世界,自1956年兴修水利发现至今,多次考古发掘(调查),皆没有纪年物出土,而这枚“崇宁重宝”的突然出现,是汀溪窑考古历史上一次重要事件,对断定汀溪窑的烧造年代问题,有着很大的帮助作用。

  • 0
  • 0
  • 0
  • 28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