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马拉之死》(2)[达维特]:”人民之友”还是”嗜血马拉”?

    大卫曾经说过‘我达到了艺术的最高目的一道德的再教育。”和那些在教堂中画的耶稣、圣子的绘画一样。这幅《马拉之死》是如此完美、悲惨、诗意,让人忍不住想相信它。其实,东叔要告诉你,历史并不是咱们看到画中所描绘那样。

     

    《马拉之死》(2)[达维特]: 《马拉之死》(2)[达维特]:《马拉之死》(2)[达维特]: 《马拉之死》(2)[达维特]:

    在接受法庭审判当被问到自己是否只是从吉伦特派的报纸上就得知马拉是一个破坏分子的时候,科黛毫不犹豫地说:“是的,‘我’知道他正在使法国走上歪路。‘我’杀了一个人,但拯救了千万个人。在革命之前,‘我’就是一名共和主义者,‘我’从未动摇过。”她被法庭迅速判处死刑。马拉死亡六天后,科黛被处死。此后,雅各宾派专政达到极端,法国深陷恐怖。
    科黛的刺杀行为无疑是有罪的,并且是一种肆意剥夺他人生命权的严重罪行。科黛的行为不仅违背了人类公认的伦理标准,更是违背了法律意义上的生命权利。但是,在法国当时的历史条件下,雅各宾派专政本就是草菅人命,人类的生命权无法得到法律的有效保障时。

     Cleveland Indians Jersey

  • 0
  • 0
  • 0
  • 226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