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贝娅塔·贝娅特丽丝》【罗塞蒂】:我用画笔,铸永世爱你的碑

    中医说药毒同源,魏晋名士用有毒的五石散进行保健,清朝全民流行以鸦片烟解忧止痛。19世纪欧洲用药成风,维多利亚时期的伦敦沙龙、蒙马特高地的巴黎画室都弥漫着鸦片和大麻的味道。为什么要磕药?因为“人想通过药物、发酵的毒品来创造天堂,就像一位狂人用搭起来的布景替换坚固的家具和真正的花园一样,’(波德莱尔语)。毒品作用于中枢神经,用后心跳加快,血压血糖升高,大脑思维变得跳跃失控,产生幻觉。它被用于炼金术、通灵术、催眠术,当然还有艺术。今天咱们聊的这张画作,就是和罂粟有关的爱情画作!这一幅《贝娅塔.贝娅特丽丝》是画家妻子的一种象征形象:画上一只红鸽,嘴衔白色罂粟花,正飞入贝娅特丽丝的怀里。色彩的颠倒,以示命运的反常。画家诅咒这种颠倒的生与死,欲追回失去的爱情。“贝娅塔.贴心娅特丽丝”迷醉般地抬头闭目,以示她濒临死亡前对丈夫的狂爱。她两手交叠,背景处画了一个日晷仪,指着9字,这是贝娅特丽丝死去的时辰,也是他妻子希达尔临死一天晚上的时辰。后面左右有两个形象:爱神与但丁。色彩单纯,只有红与绿彼此孤立地反衬着。

    《贝娅塔·贝娅特丽丝》【罗塞蒂】:我用画笔,铸永世爱你的碑

     

    《贝娅塔·贝娅特丽丝》【罗塞蒂】:我用画笔,铸永世爱你的碑

     

    《贝娅塔·贝娅特丽丝》【罗塞蒂】:我用画笔,铸永世爱你的碑

     

    《贝娅塔·贝娅特丽丝》【罗塞蒂】:我用画笔,铸永世爱你的碑

     

    从她那对深锁的眼眉间看出,她已意识到有一个新世界,正如《新生》的结尾中写的:幸福的贝娅特丽丝,从此她将永远可以凝视着他的脸了。 L.C. Greenwood Womens Jersey

  • 0
  • 0
  • 0
  • 190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