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版本颇多的董其昌《纪游画册》

    版本颇多的董其昌《纪游画册》

    明 董其昌 《纪游画册》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图片来源:董其昌书画艺术博物馆复制本

      在上海博物馆“丹青宝筏——董其昌书画大展”中,展出着一套安徽省博物院藏董其昌的《纪游画册》,而台北故宫博物院也藏有一套《纪游画册》,这两套册页为画家游历信州、瀔水、钱塘、武林、广陵、滕阳、彭城、淮阴等地所画。

    根据董其昌《画禅室随笔》等,发现画作记事与书中有关“纪游”的记载有许多吻合,徽本见其三,台北本见其五。根据记载,《纪游画册》或不止于徽本、台北本,或更有多出两本之外者。

    董文敏《纪游画册》,其自题云:“壬辰三月、四月,舟中宴坐。阻风待闸,日长无事。因忆昨岁入闽山,由信州历瀔水,返自钱塘,又与社中诸子,游武林。今年,自广陵至滕阳,旅病回车,徘徊彭城、淮阴,皆四方之事。聊画所经,以为纪游耳。”题左复出以论画之语,末署“阻风长日,作画数帧,既成题之”。

    安徽博物院、台北故宫博物院俱藏其本。徽本有画十六开,并董自题、沈文恪题各一开。台北本尺寸略同,有画三十六开(中《隋堤烟柳》对开),并董自题一开。台北本于“既成题之”其后,增署“其昌”二字。

    今徽本俱见于上海博物馆“丹青宝筏——董其昌书画大展”并其图录;台北本《松江小赤壁》、《三衢烂柯山》两页复制本,则见于松江醉白池公园内董其昌书画艺术博物馆陈列。

    此两本之真伪,王洪伟、杨岩松先后于《中国国家博物馆馆刊》2018年第1、10期刊文作论。余以为姑不论其字画赝伪,但以台北本三十六开之伙、其题记文字多有出于徽本之外,则其或可补苴文敏遗文,并可考订其时文敏行迹,岂是真伪所能囿之哉。

    版本颇多的董其昌《纪游画册》

    明 董其昌 《纪游画册》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图片来源:董其昌书画艺术博物馆复制本

      按郑威[1]、颜晓军[2]皆以董文敏之送田一儁柩,其事在辛卯。检故宫博物院藏董文敏《论书卷》之庚戌九月七日自题,有“辛卯,余以送馆师田公之柩请告还”云云[ 3],知系于辛卯者是。因之遂知文敏题《董北苑龙郊宿民图》“辛卯请告退里”者[4],即送田氏柩事也,盖彼时文敏实以告假而南。按新安吴廷题《董玄宰潇湘白云图卷》,有“辛卯秋,(董)以庶常请告南归舍”云云,则文敏此番入闽之行,始于秋日。丁卯仲夏,文敏追忆“余以辛卯之秋游武夷,曾为《云窝》二律诗”,亦其证也。[ 5]时值翰林吉士散馆之期[ 6],文敏不计,故邢子愿壮其事而赋诗。按辛卯四月,董泊舟徐州黄河岸,题颍上《禊帖》。而其泊舟黄河,书《禅德偈颂》之一,则是送田氏柩途中之笔。

    版本颇多的董其昌《纪游画册》

    明 《聚贤听琴图 》美国明尼亚波利斯艺术馆藏

      从右到左 (童子不算)大致为:董其昌,陈继儒,王穉登,张风翼,赵宦光,严天池,和云栖祩宏大师

    冯具区致董玄宰尺牍,有“自辛卯迄今,与足下会晤最数”云云,并称董其时“玄谈超诣,友朋中所希”[7]。冯言“辛卯”,其与文敏题记昨岁“返自钱塘,又与社中诸子,游武林”云云并台北本《画册》之《灵隐山》题记“余至自西湖,冯太史开之以舟相待”云云,颇能暗合。台北本《画册》之《西兴暮雪》,文敏题云:“予时送新安许太傅还家,不值。宿于逆旅,厥明及之。辛卯冬,岁除前五日也”。以时日度之,盖文敏游武林宜在其前,既送许太傅而复返武林也。云栖寺旧藏文敏书《金刚经》,题云“大明万历二十年岁在壬辰初八日”[8]。颜晓军尝考订其为正月八日[ 9],则彼时文敏或尚未离武林也。按壬辰二月,董题陈仲醇所藏《颜鲁公真书朱巨川告身真迹卷》,是知文敏嗣后即至松江。其后,则按《画册》董题所云,北返矣。

    若台北本之《武夷大王峰》、《武夷接笋峰》、《沙县普明塔》、《沙县洞天岩》、《大田林坪山》、《永安栟榈山》、《兰阳山》、《信州望灵山》、《常山修道亭》、《西安县鹿鸣山》、《严子陵滩》、《吴中西山》、《隋堤烟柳》,俱合于文敏题记所云行迹之大较。“壬辰春,北行次羊山驿”与“在广陵舟中书”者,亦其时北返途中事也。

    版本颇多的董其昌《纪游画册》

    明 董其昌 《纪游画册?武林飞来峰》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图片来源:董其昌书画艺术博物馆复制本

      按《画禅室随笔》卷三“纪游”所条六则,徽本见其三,台北本见其五。则其所据,或更有多出两本之外者。台北本、徽本并见之《富阳山》,董题“五月二十四日”;台北本《北固山》,董题“辛卯五月四日”。其皆出于题记所云。又《随笔》卷三“余顷驱车彭城”条[ 10],有“吴门孙叔达以画事属余纪游”云云,知其所写《纪游画册》实不止于徽本、台北本,遂疑《画册》题记之“数帧”,“数本”之谓也,或类董题《论书卷》之云“高丽黄笺一番”。然彼遗吴门孙叔达者,是“写(倪)迂翁笔意”,自有别矣。此条言及文敏养疴谷水塔上(松江泖河澄照塔院)三月,颇似与《画册》题记“旅病回车”相合。其间仲醇“挟所藏木瘿炉、王右军《月半帖》真迹、吴道子《观音变相图》、宋板《华严经》、《尊宿语录》”相示,似亦与壬辰二月董题颜书《朱巨川告身真迹卷》之事相类。然其条明言文敏遇“火云之苦”、“养疴三月”,其事可得遂接于壬辰三、四月后乎?以壬辰八月文敏书《重修松江府儒学碑》文准之,或可矣。是年九月,玄宰与仲醇过嘉禾,观览法书名迹。[ 11]按癸巳暮春,文敏与友人饮顾仲方第。则其时犹在松郡也,故其有“此余壬辰、癸巳,为庶常请告,家居多暇”云云[ 12]。至癸巳五月铨注翰林院编修前,始返都矣。按《随笔》卷三“余持节楚藩归”条,其末注以“壬辰五月”。疑文敏于壬辰春、夏之际北返[13],复于途中承命赴楚藩。“徘徊彭城、淮阴”,皆由此也。

    版本颇多的董其昌《纪游画册》

    明 董其昌 《纪游画册》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图片来源:董其昌书画艺术博物馆复制本

      然则,返观《画册》题记,则董题“旅病回车”、“四方之事”云云,已在壬辰三、四月外。故此数行文字,盖为壬辰年写《画册》既成后所书,方能尽其终始也。而台北本《北固山》董题“辛卯五月四日”,则为更前所历之地也。余于董题虽尚疑其虚实错综,然此《纪游画册》诚若有伪托,亦非向壁虚造之臆所能为者。

    辛卯秋,董文敏入闽壮行,其必晓吾松张东海尝知南安、陆文裕经游武夷、徐文贞司理延平,惟未知文敏其时心中作何念想。

  • 0
  • 0
  • 0
  • 408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