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文人自古不富贵但其收藏暖人心

    文人自古不富贵但其收藏暖人心

    中国的文人,自古不是富贵的阶层,其收藏来源大多不是来自于市场交易,往往是友朋之间的互赠,或者是自己不拘一格的随手之作,即所谓文人书画,再或者是收集一些为市场轻弃的文化遗物,通过品鉴赏玩,或自成一家。文人收藏,虽学富五车不敢说体系之庞大,也不存续前瞻。当年怀素就因为苦笋的口感与喝茶很相似,随手写了一个便条“苦笋及茗异常佳,乃可径来。怀素上”。很走心的两行十四字,飞动圆转,颇有品位的人生吃货,生产力是万古流芳。

    人们欣赏的是本雅明所阐述的那种“游手好闲者”,在闲逛中把个人的存在当做试验品,去体验一个时代加在自己身上的东西。文人生活往往万般苦涩,却还是要硬着头皮,咬紧牙关,你从来不知道,人生会给一个什么样的安排,只能欣然接受。细微幽暗,吟风弄月,聪明人事实上能够更好地适应现代商品社会,他们体内似有洪荒之力来帮助摆脱文人穷酸的社会属性。据文怀沙回忆,上世纪50年代初,见吴湖帆在家中用汉砖垫砂锅,说是不是太过分了,汉砖怎可垫砂锅呢?吴湖帆说,我家里找不出比汉砖更不值钱的东西。文人收藏,重要是以自身的学养品读出作品中的深厚内涵,文人特有的高华气派、高贵品格、独立精神便在文人收藏中代代相传。

    前些日子,正直面惨淡的人生,忽闻鲁迅先生1928年8月15日致川岛的一个亲笔信封30秒拍出了50万元。一部现代艺术史,基本就是艺术与资本的关系史,是作为社会精英的艺术家和知识分子出于中国知识分子传统的一种自然的行为,从一开始的抗拒和排斥资本和庸俗,到后来的彻底融为一体,退去所谓道德洁癖的外衣,现实用很文艺的话语释怀,“我们走在路上,走着走着就悲伤了起来”,忧郁情调给我们洁白的一生罩上一层凄婉的外衣,我们拥抱着一个到处生机勃勃而又显得粗糙平庸的时代,谈论精神超越,压在纸背的心情,似乎有点奢侈,远不如“游手好闲”专注文化收藏活得高清端庄。

  • 0
  • 0
  • 0
  • 23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