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社区团购市场:4个月融资45亿几百家入局,火爆程度堪比无人货架!

    社区团购市场:4个月融资45亿几百家入局,火爆程度堪比无人货架!

     

    面对传统电商红利殆尽,他们将目光瞄向了用户数已突破10亿的微信社交帝国,想要以此触达消费潜力大的下沉市场,走出一条新电商之路。尤其是拼多多的火热,更是添了一把火。社区团购以低价生鲜撕开社区电商的入口,是一种基于熟人关系裂变的新商业模式,有成为电商新一极的趋势,有人预言明年3月是社区团购融资并购的爆发期。

    01长沙战役

    社区团购市场:4个月融资45亿几百家入局,火爆程度堪比无人货架!

    唐光亮

    唐光亮湖南郴州人,做便利店业务起家,在长沙创业已有十年,是考拉精选的创始人。考拉精选诞生,融资速度很快,9月,上线仅3个月就完成两千万天使轮融资,领投方为银河系创投;10月初,再次完成三千万Pre-A轮融资,领投方是拓德资本,唐光亮再次尝到资本的甜头。

    站在风口,唐光亮从未感到离成功如此之近,他口中常常提及的词汇是A股上市、进驻中关村。他将工作的精彩瞬间放到微博里,打趣说,有天要和马云一样,在上市时播放创业时的影像资料。

    考拉精选不是个例。过去两年一直关注环球捕手发展的李潇,今年4月把目光投向社区团购,觉得这是个效率很高的商业模式,用户群体与环球捕手原有的用户群体也一致,都是做熟人生意,因此在风口还没彻底起来前,经过内部研究、论证,孵化出了小区乐。11月完成行业最大的一笔融资,由纪源资本、祥峰投资、SIG海纳亚洲联合领投,金额1.08亿美元。

    除了这两家,据AI财经社不完全统计,从8月起至少有15家社区团购完成融资,如你我您、兴盛优选、邻邻壹、每日一淘等,总融资金额至少达45亿元,比当初无人货架获得的28亿元还要多。

     

    社区团购市场:4个月融资45亿几百家入局,火爆程度堪比无人货架!

     

    这些社区团购有两个明显特点:大多成立于2018年,萌芽于长沙、武汉、苏州等二三线城市。其中,你我您号称是中国首家社区团购,它的发源地在长沙。一波又一波的投资人组团来长沙考察,为什么社区团购在这儿火了起来?

    就连公司总部在杭州的李潇,做小区乐时,也将第一站放在了长沙。他告诉AI财经社,选择长沙,是因为长沙的社区团购战况激烈,竞争对手很多,想验证他们的商业模式是否成立,如果能在长沙立足,那表明小区乐有竞争优势。目前小区乐在长沙有858个团长,其中优秀团长占46%,月均收入5500元左右。

    长沙人给自己的标签是“爱玩爱吃”。凌晨,染着银色头发的酷女孩儿,一身香气的潮男,在长沙解放路上嘻嘻哈哈,夜生活和北京、成都不相上下。人均可支配收入是北京七成多的长沙,房价只有北京的一成多,因此消费潜力巨大,只是缺一个切口。

    社区团购打开了这个切口。青桐资本投资总监唐硕琨是长沙人,去年年初她就在家乡看到有人在用社区团购,只是那时她没意识到这个会成为赛道。她告诉AI财经社,与其说长沙是社区团购的发源地,还不如说社区团购满足了以长沙为代表的二三线城市的消费需求。

     

    社区团购市场:4个月融资45亿几百家入局,火爆程度堪比无人货架!

     

    长沙折射的是中国消费市场分级的现状。当一线城市白领在电商平台上凭喜好挑选商品时,二三四线城市的消费者更信赖熟人推荐。微信是他们联系的纽带,当一个社区的熟人在群里推荐物美价廉的水果蔬菜时,他们很难不动心。

    你我您团长媛媛每天中午12点会在群里吆喝一声,提醒100多名群友来取货。他们中有五分之一的人是常客,都住在一个小区,每天晚上8点15分参加拼团,购买蔬菜水果,第三天去团长那收货。

    02入局者众

    原本想开社区水果店的蔡世男,突然改变了计划,他想直接在河南省许昌市做社区团购,准备12月底上线生活优选,眼下他正忙着找团长。

    按照计划,蔡世男打算让团长去小区里发传单、建立微信群、做地推。每个小区将配备一个工作人员,如果线上订单量足够大,他还打算在小区附近设一个线下站点。

    对于售卖的品类,蔡世男想的很清楚,只做水果,从广西、福建等地空运至许昌。还不能做鱼肉生鲜,因为没有健全的冷链供应链。

    2018年像蔡世男这样的入局者层出不穷。唐硕琨透露,做社区团购已形成规模的企业没有一千也有几百家。除去地域性小品牌,约有50-100家在竞争。这丝毫不影响新平台入局的决心。

    蔡世男在加入的社交团购创业者群里,感受到的是“充满激情”。“我们知道互联网创业成功率很低,奇怪的是,大家的兴致都很高。”蔡世男也不是没考虑过失败,他觉得最差的结局就是做了几家本地超市,何况创业还能历练人。

    在距离许昌市700多公里外的长沙,唐光亮直接给新入局者发了“红牌”。“天使轮已经关闭,资本不可能从旮旯里投一个天使。”几个月来,唐光亮每天都在关注社区团购的新融资消息。

    对于稍有规模并且获得融资的社区团购而言,竞争对手的扩张和资本的压力让他们的包袱更重。他们正在重复互联网前辈们的创业老路:融资、烧钱、扩张。

    据唐硕琨观察,目前关注社区团购赛道的资本“挺多”,大资本接触头部玩家较多,投资速度快,小资本在多方接触项目,需要一定时间决策。

     

    03围剿团长

    目前市场上主要有两类社区拼团,一种像你我您、邻邻壹招募宝妈做团长;另一种如兴盛优选、考拉精选在便利店基础上发展社区团购。

    宝妈指的是在家带孩子的妈妈们。按照设想,这类群体长期在家,和住户相对熟悉,有亲和力,更方便服务。和宝妈类似可以成为团长的人群还有社区保安、居委会工作人员等,宝妈的家、居委会办公室则是“天然”前置仓。

     

    社区团购市场:4个月融资45亿几百家入局,火爆程度堪比无人货架!

     

    但世上不存在完美商业模式,宝妈模式的弊端是:流动性大、难管理、服务态度因人而异。宝妈的流动性和不确定性,一些宝妈因照顾孩子延时送货,另一些宝妈选择重返职场不在做社区团购。

    团长的流动性并不低。据AI财经社了解,目前大部分社区团购聘用团长的模式是佣金制,没有固定工资,收入全靠提成。一般而言,团长每完成一单可获得10%-15%的收益。在一些社区团购竞争激烈的市场,团长叛变的情况屡见不鲜,从小平台跳到大平台,从低佣金跳到高佣金平台或者身兼多个团长。

    市场都在抢团长,如何留住是一个考验。李潇认为,社区团购竞争的核心比的是让团长赚钱的能力,小区乐要做的是让他赚比别的团长更多,这样就不会流失。目前小区乐有1万个团长,其中有一半是从环球捕手300万的会员中转换过来的,他们做了团长后,相当于干两份生意,不仅有小区乐的收入,环球捕手的收入还会快速提升,这样团长就不会离开。

    还有的为了留住团长,快速打开市场,在持续不断地推价廉物美的爆款。面对供应链的不完善,烧钱不可避免。

    培养一个专注又专业的团长并不容易,需要花时间。十荟团CEO王鹏告诉AI财经社,十荟团的淘汰率基本达到60%,这意味着,一个城市1000个团长中600个最终会被淘汰。肖志龙则选择将邻邻壹马上要完成的新一轮融资,用于团长管理、供应链建设以及系统完善。

    04社区团购的供应链

    7月到9月海鲜供应商朱一几乎拜访了国内所有的大型社区团购企业。一圈了解后,他坚信社区团购会成为电商新一极,能去掉传统经销环节、缩短商品流通通路、将消费场景渗透到社区。

    之前给超市供货的供应商,如今面对货款结算严苛、利润空间低的现状,已经开始转战社区团购。他们更喜欢和平台足够大、供应链完善的社区团购合作。平台越大,订单越多,利润越高,更重要的是,相比传统经销渠道,社区团购回款账期更快。

    供应链才是社区团购真正“烧钱”的地方。新加坡天下美食(中国)有限公司总经理高明认为,目前没有社区团购拥有成熟的供应链,他们的路径是经过多个仓储中心,碾转到水果店、超市,或者小区提货点,再到消费者手中,时间长损耗率高。

     

    社区团购市场:4个月融资45亿几百家入局,火爆程度堪比无人货架!

     

    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人称,社区团购供应链做得不好,后面会死得很快。而现状是很多中小社区团购的货源来自批发市场,这个领域水很深,合作久了,他们会掺品质低的产品,货的质量不稳定,所以必须往上游走找基地,但很多并不具备这个能力。

    05并购拉开帷幕

    目前社区团购很火热,在一些热门市场,甚至出现70家抢市场的盛况。多位创业者表示,以拼多多、云集为代表的社交电商,让他们觉得基于微信可以在下沉市场做生意,而拼多多的上市则进一步点燃了他们的热情。

    不过,被称为社交电商1.0的拼多多,并没有亲自下社区团购的战场,而是在9月投资了虫妈邻里团。另一边京东也于11月中旬上线了友家铺子小程序,被外界视作正式杀入社区团购。

    大玩家的进场让地方创业者有些紧张。巨头们忙着入局,中小社区团购则忙着兼并收购。

     

    社区团购市场:4个月融资45亿几百家入局,火爆程度堪比无人货架!

     

    11月中旬,邻邻壹宣布已收购社区团购平台逮捕新鲜。王鹏透露,随着资本进入,近半年来社区团购已发生十几笔并购,并购对象均为区域内排名前三的公司,有一定的用户数据和交易额。“目前社区团购做得好的主要有七个省份:山东、河南、江苏、浙江、江西、湖南、湖北。总共二十几家,不过头部已经被大家瓜分的差不多了。”

    北京的投资人和创业者判断,地方玩家中有很多是“当生意来做”,将规模最大后抛售给阿里、腾讯,创始人和投资人套现离场。而现状是,目前已有一些小社区团购倒闭。

    即便是社区团购的头部玩家,如今也无法看清自己的终局是被互联网巨头并购,还是能够独立生存,成为真正的电商新一极,又或者这最终是场资本泡沫,如同千团大战,无人货架一般。

    李潇属于乐观派,他认为,社区团购与无人货架有着本质不同,无人货架的体验很差,效率低,一个货架一天只能卖几十元,还要派人去送货。但社区团购不同,能节省大量物流成本,一单只要5毛,还能节省包装成本,效率又高又有服务,因此在他眼中商业前景比便利店市场还要大,规模在几千亿元。

  • 0
  • 0
  • 0
  • 42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