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薛生金——继承好传统,不断创新,为振兴华夏民族文化瑰宝

    薛生金——继承好传统,不断创新,为振兴华夏民族文化瑰宝

    薛生金

    薛生金,亚太地区手工艺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高级工艺美术师。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他从事漆艺六十多年,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大胆创新,把已经失传的平遥堆鼓罩漆工艺研究恢复成功,先后创造了三金三彩、青绿金碧山水、堆鼓彩绘、沥金、沥银、沥螺等工艺。他兼取诸地之长,融会贯通,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流派。

    薛生金先生出生于1937年,平遥娃留村人,在1902年-1937年他父亲即经营着平遥老字号“源泰昌”漆店,故薛先生从小就与“漆”字结下了不解之缘。他读书不多,纯属非科班出身,却凭着极高的天赋,凭着一分追究艺术的执著,成为推光漆器艺术界的泰斗。

    他设计的作品曾荣获百花奖第一、第二名。漆画《玉宇琼楼》、《台山晨曦》曾获全国首届画展优秀奖。屏风《琼山初曦》、《万千山楼正曙色》被中国工艺美术馆永久收藏。屏风《春苑献翠》获国家银杯奖;《神州韵史》大屏风及彩绘宫廷柜获“百花奖”金杯奖。他写的论文《推光漆器的源流发展浅说》和《平遥的沙阁和泥人》曾在山西工艺美术上刊登。1993年中国轻工总会评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薛生金大师谦逊大度、乐于提携后辈,德艺双馨。他主张师徒共同切磋技艺,教学相长,共同提高,并身体力行,言传身教,悉心带徒,所带徒弟中国家级大师一人,省级大师7人,他坦诚:“技艺共享,师徒相长,只有后人超越前人,一代更比一代强,平遥漆器艺术才会后继有人,源远流长。”

     

     

    薛生金——继承好传统,不断创新,为振兴华夏民族文化瑰宝

    《百猫闹春图》

    薛大师爱猫画猫已有多年,几年前,薛大师就有了画一幅《百猫图》的想法,但由于事务缠身,一直未能如愿。直到2007年,薛大师开始经过精心策划、精心准备、精心设计花费近3年的心血,终于在大师工作室由大师精心描绘而成的《百猫闹春图》创作完成。 这幅作品高1.5米,长6.4米,画面上的101只猫形态各异、栩栩如生、呼之欲出,百猫的猫色和花纹几乎没有重复的,品种也不少:有一身白长毛、蓝眼睛的波思猫;有美洲红睛花鼻猫;长须细绒美洲猫;褐色凶狮猫;有虎腿猫等。百只猫在百花齐放、万紫千红、春意盎然的大自然中悠然自得的嘻戏,它们有的逮蝴蝶、有的捉虫子、还有几只爬到树上玩耍,有爱美的在给自己梳着妆,还有的猫妈妈在看着自己的孩子打闹等,及其生动的展现了猫的生活习性和动作表情。画面意境深远,富有鲜明的时代感,用创作的激情和熟练的表现技巧,构绘出欣欣向荣、和谐吉祥的艺术境界,营造了一派亲善、和睦、安祥、温馨的景象,热情讴歌了人类崇高的理想——和平。画面中的花卉也是千姿百态、品种繁多。有容华富贵的牡丹、有玉洁冰清的玉兰、还有缠绵的紫藤等,还有造型独特的假山怪石,都完美的展现于其中。景物虚实呼应,动静相衬,昆虫的精细,蝴蝶的神韵,无不栩栩如生。作品风格清新、喜庆、华丽、昂扬,既不呆板,也不张扬,在平和中带着灵动。画面色彩无邋遢浑浊之虞,美在清雅、美在明凈。实为不可多得的上乘之作。

     

     

    薛生金——继承好传统,不断创新,为振兴华夏民族文化瑰宝

    《百美图》

    《百美图》画面上绘有101位仕女形象,个个饱满、圆润且细腻、生动。人物众多,繁而不乱,线条流畅,衣纹稠叠,临风飘扬,似从天降。每人仪表不同,头饰各异,人物的风姿均感出神入化,美不胜收。所绘线描时如针叶、时如游丝、时如琴弦、时如铁线,神态各异,栩栩如生,犹如“吴带当风”。所绘树木花草、亭台楼阁、水榭轩亭、四壁门窗、屋脊台阶、假山假石等贯穿画面,构图精准,用色考究,并且都融入几何透视之技法,层次清晰,细致入微,丝丝入扣,立体感极强。所绘人物与背景动静交融、相映成趣。美女三五成群,有的踏青、有的垂钓、琴棋书画,尽显其中。造型生动传神,线条流畅自如,用笔精炼,惟妙惟肖。 画面重而不浊、华而不浮、雍容典雅、华丽美艳、艳而不俗,尽管运用鲜艳的色彩,但十分和谐,一点儿也不觉得喧嚣,这是因为他运用不同的灰色做平衡,如京剧花旦的装束,总有黑色的发结和衣带对比平衡,不至于过分艳丽和轻浮。 整幅作品中,他将工笔和写意的手法巧妙地结合起来,相互对照、相互衬托,既避免了工笔画的呆板和刻意,又避免了写意画易犯的粗糙。他探索和提升了一种写与工结合的最佳状态,并且有意追求绘画当中的趣味。

     

     

    薛生金——继承好传统,不断创新,为振兴华夏民族文化瑰宝

    《唐宫伎乐图》

    《唐宫伎乐图》采用三金三彩等工艺将不同的仕女人物造型通过填彩、贴金、开黑、开脸等工艺绘制而成,表现了一群具有唐代古风造型的仕女,如仙女下凡一般,仿佛能听到天界传来的笙箫鼓乐之声。整个构图完全是作者凭自己多年的制作经验和娴熟的传统工艺技法以及作者丰富的想象力独创而成,是一件难得的漆艺精品。

     

    薛生金——继承好传统,不断创新,为振兴华夏民族文化瑰宝

    《玉宇琼楼》

    漆画《玉宇琼楼》是用传统的平遥漆艺技法制作而成,首先在一块做好的黑色漆板上用堆漆工艺(堆鼓)将画面上已经拷贝好的亭台楼阁、奇山怪石等轮廓堆出高低、前后、远近以及建筑的结构等,再用不同颜色的金箔根据画面的内容、构图等的需要精心贴出它的效果来,然后用金粉把该需要晕金的地方做出来。再就是描线,也称之为开黑,就是用黑漆描出整个画面的轮廓和结构。以上工艺也叫做“堆鼓三色金”,用天然大漆制作效果最好。作者运用这种工艺表现了一幅金碧辉煌的园林山水风景画。

    1937年对于中国历史而言,是一个痛点,而对于生活在历史帷幕下的平民来说,是一场灾难。这一年,平遥城里的漆器铺子全部关了门,包括“源泰昌”。“我父亲从小就是做漆器的。但是他不会画,就是光用漆。开始的时候就在平遥的漆器铺子里做学徒,后来熬成了掌柜。”薛生金陈述得极其平淡,这个掌柜就是平遥老字号“源泰昌”漆店的掌柜。回到娃留村的薛父,成了为生计奔波的普通农民,除了帮助邻里漆一些工具之外,几乎不再与漆艺有任何交集。薛生金从父亲身上并没有得到启蒙,他只是一个爱画画的孩童,看到什么都要琢磨着看一看,走到哪里都要拽一根树枝或捡一块石头画一画。

    1954年,薛生金和他的第一位老师侯文华开始学习画背景。那时候各处剧团都要画背景,需求比较大,都是订画。他们每年去长治那边画,从一个剧团到另一个剧团,一年跑上大半年,酬价按尺寸。什么戏画什么景,画金銮殿、画花园,或者山水,或者海水。没多久就画成了长治一带声名最健的团队。薛生金的绘画功底得到了很好的锻炼,但是很快的,画布景就不再流行也不被需要了,幻灯片逐渐代替了布景。1958年,因为有绘画的功底,薛生金被招入平遥推光漆厂做艺人,师从乔泉玉老先生。薛生金的老师乔泉玉先生是当时著名的传统手工艺艺人。他十三四岁学徒,天赋很高,3年之后就已经独售作品,被平遥城里的一些古玩商出手给华侨炒出高价,在全国都很有名气。解放之前,平遥城里也只有他的作品出口到了国外,售卖给在华修铁路的法国商人。

    薛生金在老师乔泉玉的指导下,进步十分迅疾,很快独当一面。除了对传统技艺的研究,他还喜欢琢磨一些旧漆器上的工艺。1964年,北京外贸公司收回了一些山西的旧漆器,发现有一种工艺,认为其很有出口价值,就到平遥推光漆厂问询。这种工艺已然失传,薛生金只能研究旧漆器上的材料,几经试验,发现了传统堆鼓罩漆的工艺。

    从20岁开始与漆器为伍,薛生金与最传统的推光漆艺一同走过了60年的时光。如他所说,他并不羡慕快速得到金钱,盈利固然重要,而相形之下,把推光漆的传统手工艺一代一代传接下去更为重要。 

     

      Joe Hawley Authentic Jersey

  • 0
  • 0
  • 0
  • 207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