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叶萌春——刻刀一把,相传六代

    叶萌春——刻刀一把,相传六代

    叶萌春

    叶萌春,男,籍贯乐清,1958年出生,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高级工艺美术师,温州市工艺美术研究院院长,温州市十佳青年文艺家,温州市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会长、温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副秘书长、温州市鹿城区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温州市鹿城区拔尖人才。出生于黄杨木雕世家,是温州市著名的乐清叶氏黄杨木雕第五代代表性传承人,深得其父叶润周之真传,先后带出了30余人的薪传队伍,学徒遍布全国各地。

     

    叶萌春——刻刀一把,相传六代

    《伏虎女郎》

    一位仕女褒衣博带伏卧在一只威猛壮硕的猛虎身旁,态度怡然,有一股从容不迫、凛然大气的摄人气魄。造型准确深刻,沉稳大气。仕女放松的姿态与猛虎凌厉凶狠的眼神、虚势待发的利爪形成对比,仕女曼妙的身姿与蓄势待发猛虎的形成对比,这一松一紧、一张一弛,匠心独运,充盈着一种勃勃欲出的难以掩抑的真气。

     

    叶萌春——刻刀一把,相传六代

    《马背国色》

    人物与动物共舞,其马造型吸纳了汉代青铜雕塑-马踏飞燕的美学理念,使之马头微翘、两前蹄向下着地、马身和后两蹄向上舒展,呈现遒劲逾越的奔腾之态 ;其人物造型以敦煌壁画中的飞天为参考,使之服饰华丽的杂技演员, 是以跪立于马背之上的。飘逸靓姿,呈现高难度动作,连同飞舞的裙带伴随鼓乐齐鸣声,一展丰采,借以表达万民同乐的盛世庆典欢腾之景。

     

    叶萌春——刻刀一把,相传六代

    《马背杂技》

    一位唐朝仕女骑着一匹骏马,骏马飞驰,扑向地面,展现仕女马背杂技技术的高超。作品刀法纯朴圆润,细密流畅,刻画人物形神兼备。

     

    叶萌春——刻刀一把,相传六代

    《马舞》

    “人可舞,马亦可舞”的创作冲动,来自改革开放展现人欢马乐的直接感受。造型上突破模型化动物塑造,构图上采用竖式直构图,与表现奔马常用的横构图拉开距离并试图采用拟人化手法表现马的神态与情节,通过强化形式构成的动态感,将双马上下起舞的欢腾景象凸现不一般。为此强调骏马在上高举前蹄,挺腹回首,马尾飞扬;而下者则背负大山,昂首扬鬓,前蹄曲折,马尾内收,二者自然配合相得益彰,充满激情。技法运用,旨在突出刻画马的肌体和筋骨的力度,特别注意以小圆凿来表现马体肌肉结构和动作变化,同时着重刻画马头特征和神情,底座设计为轮廓明了的古岩脚盘,有助衬托马舞横空出世独树一帜而令人刮目。马,是人类的好朋友,为表现其形式美、精神美、性格美,乃是我喜创作黄杨的一种题材,激励自己在建设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上。

     

    叶萌春——刻刀一把,相传六代

    《马到成功》

    《马到成功》刻画双马奔腾,倜傥洒脱的骏马,它们或奔腾跳跃、或歪脖作态,或马足腾空而起,是自由和力量的象征,更寓意志在千里、马到成功。整件个作品双马组合,雕刻细腻、栩栩如生极其动态感与立体感。主要采用由表及里深镂细刻的镂雕技艺,并突破传统技法,使模型不经过打磨工序,从而保留原始的刀雕韵味。其作品双马代表了一种奋发向前、敏捷内秀的性格,马的忠诚、无畏和那一往无前的进取精神。

     

    叶萌春——刻刀一把,相传六代

    《山鬼》

    木雕刻画出女子乘坐赤豹,披戴着薛荔、女萝、石兰和杜衡,衣着带着强烈的神性和野性色彩,又与山鬼传说相配,座下赤豹抬头咆哮,女子眉头微皱,表现出山鬼在无边的寂静中苦苦等待的心绪。整个作品由豹、人组合,雕刻生动,女子愁绪形像传神,可谓一件佳品。作品寻求人物与动物的腾空捉对组合,构成黄杨木雕新形式,主要采用由表及里深镂细刻的镂雕技艺,凸现三维空间的立体圆雕造型,富有玲珑剔透的形式美感和横空出世的动态美感。使传统风格融合现代设计理念,体现作品主题创意,增强令人耳目一新的亮点。充分领略黄杨木雕的艺术特色,以及从题材到内容、从形式到手法的与时俱新不同凡响。

    刻刀一把,相传六代。据《中国美术全集》记载,乐清木雕艺人叶承荣在道光年间就雕刻了黄杨木太上老君道祖像,被称为近世乐清黄杨木雕之始。叶萌春是叶承荣的五世孙,叶家是黄杨木雕世家,从清代叶承荣至今已传六代,先后从事这种手艺的有一百多人。

    如今已是黄杨木雕第五代传人的叶萌春,挥刀如歌,黄杨起舞。他的刀法圆润而清澈,简练流畅,石雕、木雕、彩塑,他样样得心应手,雕人物、花果、动物,个个惟妙惟肖。 Riley Reiff Jersey

  • 0
  • 0
  • 0
  • 378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