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中华白瓷的拐点——定窑

    这次终于轮到宋代名窑——定窑了。在中国陶瓷历史长河中,定窑没有《中国瓷器的先驱——千年越窑》开疆破土的历史地位,没有《中华白瓷的鼻祖——邢窑》创烧白瓷的历史贡献,没有《中国瓷器的巅峰——汝窑》那么高贵素雅、孤傲天下,也没有《曜变得紫霞——钧窑》那么惊艳夺目,但是,定窑就像一艘巨轮,凭着朴实的釉色、洁净的胎骨、美观的器形、高雅的装饰艺术、先进的规模生产、符合大众的实用功能,引领着中国瓷器的发展方向,将中国瓷器由最初青色为主、后来“南青北白”的对峙势态,转向到了以白色瓷为主的发展轨道,成为中国陶瓷史当之无愧的“拐点”。为什么如此评价定窑?且听我引经据典、释疑解惑。

     

    中华白瓷的拐点——定窑

     

    定窑,即定州窑,有时也泛指定窑系、定窑所生产的各种瓷器。定窑的中心窑区分布于古定州所属的曲阳县龙泉镇涧磁村以及周围的野北村、北镇村、东西燕川村一带,中心窑址就是涧磁村。涧磁村位于太行山东麓、保定西面灵山脚下的丘陵地带,这里有着丰富的优质瓷石(高岭土)、釉料和松木、煤炭等燃料资源,加上水源丰富、交通便利、商路畅通,是一块得天独厚的置窑之所。涧磁村以南大约200多公里的邢台市内丘、临城,就是中华白瓷的鼻祖——邢窑所在地。

     

    中华白瓷的拐点——定窑

     

    我在《中华白瓷的鼻祖——邢窑》一文中讲过,早在南北朝的北魏时期,邢窑受南方越窑影响生产青瓷,经过不断探索,在北朝时最先创烧出了粗白瓷之后,唐朝时终于烧制出成熟洁净的细白瓷,与越窑青瓷形成了“南青北白”的映衬局面。白瓷的诞生,让世人惊叹不已,打开了瓷器胎釉由青色向纯净洁白迈进的大门,是中国乃至世界陶瓷史的一次重大飞跃。就在邢窑如日中天的晚唐时期,邢窑所在地以北不远处,位于曲阳县龙泉镇涧磁村的曲阳窑(即后来的定窑),开始师从邢州,置窑烧瓷,并且技术日渐成熟。

     

    中华白瓷的拐点——定窑

     

    定窑不仅模仿和继承着邢窑的技术和工艺,追随着邢窑的脚步,在邢窑白瓷的光环之下走上了快速发展之路,同时特别注重新的探索,在器形设计、装饰方式、胎釉工艺、装烧方法等方面,形成了一整套自己的特色。进入唐末和五代十国时期,邢窑因资源枯竭、连年战乱以及生产技术固步自封等原因,由盛转衰,而定窑却由弱变强。到北宋初年,定窑不仅取代了邢窑的位置,使中华白瓷得以继承和发展,而且规模不断扩大、产量大幅提高,极大满足了当时国内外需求,迎来了自己辉煌时期。

     

    中华白瓷的拐点——定窑

     

    定窑和邢窑类似,产品主要以白瓷为主,兼烧黑色瓷、酱色瓷、紫色瓷、红色瓷和绿色瓷,也就是各类文献上所称的白定、黑定、酱定、紫定、红定和绿定。定窑产品器形规整,品种繁多,主要以碗、盘、瓶、碟、盒和枕为主,其实用性和观赏性都很高。定窑技术最独特之处,就是发明了新的装烧方法——覆烧法,最大限度地利用空间,既节省燃料,又防止器具变形,从而降低了成本,大幅提高了产量,为陶瓷业的规模生产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促进作用,对全国的瓷窑都产生很大影响。定窑的装饰技法以印花、刻花和划花为主,纹样丰富多彩、秀丽典雅,深受世人喜爱。

     

    中华白瓷的拐点——定窑

     

    定窑在北宋一直处于鼎盛时期,虽然没有汝窑青瓷那么引起皇室青睐,但其产量巨大、胎质坚硬、釉色精美,在全社会形成风尚,产品销往全国各地,甚至通过陆上和海上丝绸之路远销西域和海外,具有广泛的影响力,国内很多瓷窑竞相仿效,逐渐形成了庞大的白瓷窑体系——后人把它叫定窑系。现代考古发掘资料证明,河北临城、井陉,河南鹤壁,山西平定、介休、霍县、阳城、盂县,四川彭县,江西景德镇、吉州等地在宋金元时期均曾烧造过与定窑瓷器风格相似的瓷器,俗称仿定,其中景德镇粉定也称南定。定窑的影响不仅表现在造型和纹样上,在薄胎器成型、覆烧法推广、煤燃料利用等技术方面,有力地推动了当时瓷器制造业的进步。

    如果说邢窑是白瓷的鼻祖,形成了“南青北白”的青瓷、白瓷对峙格局的话,那么定窑就承担了白瓷致胜的关键角色,将中国的陶瓷理念,完全领引向了“以白为主”的新格局,这就是我将定窑称为“中华白瓷的拐点”的原因之一。

    信息来源:程彦林 Phil Esposito Jersey

  • 0
  • 0
  • 0
  • 111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