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尚书高公人称前朝画竹第一!

    “虚怀若谷”讲的就是个性文人的傲然风骨。竹之清高,亦深受历代画家之喜爱。元人画竹,以赵孟頫、李衎之名为著,实则高克恭画竹之名,亦不在二人之下。原因是高氏山水之名太大,故画竹名亦被山水名所掩。

    尚书高公人称前朝画竹第一!

    元代名家高克恭《墨竹坡石图》

    高克恭(1248—1310),字彦敬,号房山,色目(回族)人,生于大同(山西),祖籍西域(今新疆),官刑部尚书。善诗能书通画精鉴赏。山水初学“米家山水”,后宗董源、李成、巨然画风笔墨。擅写墨竹,与赵孟頫齐名,形成南北鼎足之势,被尊为画坛“一代领袖”。高克恭家学渊源,父学魏晋高士,崇尚古雅风韵,不乐仕途,远离喧嚣。虽友多力举荐其入仕,则被其恭然婉拒。晚岁退隐于大都房山。高克恭为长子,受家风影响,勤研经学,可喻“识悟弘深”,后号“房山”之名皆隐有此故。画“米家山水”,得烟雨空蒙之笔墨灵韵。在历代宗“米家山水”画人中,深入骨髓之画境,笔墨画风对后世影响巨大。

    高公性耿介、好嗜酒,若遇知己善友,则倾心相交,诗酒论画,昼夜盘桓。酒之正酣时,则下笔如神,往往佳作迭出,所传世之画迹,亦为后世宝之。其官居江南时,与李仲芳、梁贡父、鲜于伯机、柳贯、虞集等名士论画畅游。平生与子昂相交最厚,多有画作合璧。高公傲骨清风,平素书画从不轻作,故存世真迹珍罕少见。

    高克恭由于位高名重,历代市井私坊为获厚利,亦多仿效其画。虽仿作泛滥充世,然多未见真迹,故画中笔墨之意境,似与真品相去甚远。高克恭画作,一得诗助,二得交友,三得酒兴。若无此三境,画笔焉能笔下生风。笔者曾于上世纪90年代到皖南访友,一藏家出高房山立轴山水示余。初识画迹陈旧,确为老画,然细辨则画绢粗糙,不类元绢之精,且画风也不似高克恭之笔墨。元书画用绢,承宋绢之细密洁净,虽显稀松些,但工艺质量还是较高的。子昂绢本《兰亭》卷,绢质就比较细密匀净。有可能用的就是嘉兴魏宓家的“宓机绢”。那么藏家这幅“高公山水”,暂且不论画得如何,就所用之绢,便可肯定不是元代的,画风更与高公笔墨无关。

    “前朝画竹谁第一,尚书高公妙无敌”,人能如此尊高克恭“画竹第一”,此也绝非虚言。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高克恭《墨竹坡石图》(见图),墨笔纸本,尺寸121.6×42.1厘米。这幅墨竹图,是高克恭存世唯一的一幅真迹宝墨,可赞造诣精绝。

    对于观察生活的真实性,高公可说是细致入微。画面写的是雨中竹景,浓淡两竹竿置于蹲石旁,画得劲健挺拔,清气逼人。人们常说“画如其人”,此幅竹品,近同高公做人交友之品性。其官居高位,家无厚资,只有良田二顷,一生廉洁。然深知民之痛苦,多体恤护佑。故高公之画竹,不为奢靡粉黛之习所染,清风傲骨,欲离喧嚣尘埃之地。此竹最大之亮点,乃有密友赵孟頫子昂题诗:“高侯落笔有生意,玉立两竿烟雨中。天下几人能解此,萧萧寒碧起秋风。”诗中“天下几人”句,便可看出子昂先生对于高侯画竹造诣的高度评价。同时也可深知两人交厚的特殊关系。从历代名家墨迹来看,真正能让赵国公亲自题跋的书画很少,除非是前朝珍贵名迹。历来有“文人相轻”之说,我看子昂先生并非如此,他更看重的是画家精湛的画技和深厚的艺术思想。这一点,足可看出子昂公博大幽深的艺术胸怀。

    高公画面几块堆砌的山石,也是画中的一个亮点,由于画家对董源山水理解很深。故披麻皴的清润内涵,多得董源画笔之神韵。款落“克恭为子敬作”,钤白文“彦敬”。图曾经清吴景旭等藏家珍藏。 T. J. Leaf Authentic Jersey

  • 0
  • 0
  • 0
  • 67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