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蒙古文文献及其收藏、研究和研究方法

    一、蒙古文文献

    蒙古语文献称之为 sorbulji bicig 或 tulgur bicig。 sorbulji bicig 是指历史的和具有参考价值的文字资料。 tulgur bicig 是指具有历史意义的文字资料。其实可以以sorbulji bicig这一名称统一起来。

    “文献”一词,在汉文古书中最早见于《论语·八佾》:“子曰:夏礼,吾能言之,杞不足征也。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征也。文献不足故也。足,则吾能征之矣。” 礼,指典章制度,社会规范,大家共同遵守的一整套社会制度。杞,国名,夏禹后代,周武王封,在今河南杞县。征,征验、证明。文献,朱熹《论语集注》解释《八佾》时说:“文,典籍也。献,贤也。”近现代中国传统“文献”一词,除了仍保留原来指古代的典籍及当时熟悉历史、掌故的贤者含义之外,主要有两种含义:一是指具有一定的历史价值的图书档案资料。二是指具有某种学术价值的专著、论文等。本文“文献”一词,主要指具有一定的历史价值的图书档案资料。

    文献是人类文明的产物,是人类智慧的结晶。文献的诞生与文字的神奇功能有密切关系。文字的产生,使最初以文字为符号的文献诞生成为可能。随着人类生产技术的发展变化,文献自诞生以来大体经历了四个发展阶段:第一代文献,是基本上与采集渔猎经济相适应的“原始文献”,例如原始图画与刻符等。第二代文献,是以手工业为基础的古代手工文献。第三代文献,是以机器生产为标志,反映近代人类文明的近代文献。第四代文献,是以电子技术为核心的现代文献。

    蒙古文文献的发展过程也基本上经历了这四个发展阶段。

    第一代蒙古“原始文献”,多表现为蒙古高原地区岩画描绘的原始图画与刻符等。蒙古地区岩画是绘、刻在岩石上的史前时期形象性“史书文献”。例如,贝加尔湖地区岩画、额尔齐斯河流域岩画、阿尔泰山岩画、阴山岩画等,反映了史前时代亚欧大陆干旱地带先民以及后来的蒙古等游牧民族生存、生活画卷。

    第二代蒙古文手工文献,包括13-19世纪的蒙古文羊皮、桦皮、布帛、纸质手写文献;蒙古文碑、摩崖、牌符、地图、曲谱手写文献;自14世纪至19世纪末的蒙古文木刻版、石刻版图书资料等。

    第三代蒙古文近代文献,包括自19世纪末至20世纪80年代,用活字铅印技术印刷出版的蒙古文图书资料。最早用活字铅印技术印刷出版的蒙古文图书,于19世纪末在俄罗斯彼得堡诞生。之后,于20世纪20年代,由特木格图创办北京蒙文书社,在中国开始使用活字铅印技术印刷出版蒙古文图书资料,这一技术一直沿用到20世纪80年代。

    自20世纪80年代,进入蒙古文第四代以电子技术为核心的现代文献时代。

    蒙古文文献发展史大体经历了这四个发展阶段,但本文以古代文献为主,主要探讨20世纪三、四十年代之前的蒙古文文献。

     

    蒙古文文献及其收藏、研究和研究方法

     

    二、蒙古文文献收藏

    蒙古民族自古以来是个开放性民族。蒙古人在与周边国家、民族长期历史接触过程中不断吸收她们文化中的有益成分,为我所用。借鉴她们的文字系统创造多种蒙古文字就是一个典型例子。蒙古人曾借用或借鉴维吾尔文、梵文和藏文,创造过回鹘式蒙古文、八思巴文、托忒蒙古文、索永布文和瓦根达尔文等多种文字,留下丰富的文献资料。

    流传至今的蒙古文文献资料究竟有多少?至今无人调查、统计过。但根据世界各国编撰出版的蒙古文文献目录,可以了解蒙古文文献在世界各地收藏的大概情况。

    蒙古国国立图书馆、科学院图书馆及其它图书馆收藏的蒙古文文献种类和数量,在亚欧各国名列前茅。然而遗憾的是,至今蒙古国蒙古文文献总目录尚未问世。因此,这里只介绍几部分类目录如下:

    乔吉勒苏荣编《布里亚特木刻版五部目录》,studia mongolica丛书第一卷第16册,乌兰巴托1959。其中包括布里亚特自治共和国学术研究所所藏木刻版五部目录索引:

    1《自丙寅年(1866)起刻印的蒙古文图书目录》,共35部。

    2《自庚午年(1870)起刻印的蒙古文图书目录第二》,共22部。

    3《阿噶经院新版图书名称索引》,1889,共23部。

    4《蒙古文字等几部图书目录》,1869,共35部。

    5《杂书目录》,1892,共35部。

    扎东巴编《哲布尊丹巴八世收藏的蒙古文写本目录》,studia mongolica丛书第一卷第6册,乌兰巴托1959,共66部。

    仁青桑布·敖特根巴特尔编《蒙古文木刻版图书目录》,东京外国语大学语学教育研究协议会1998。第一编——喀尔喀蒙古arbaiheger-e 库伦寺班第达喇嘛 cebelwangcugdorji 编撰的蒙古文图书藏文目录,共有4种。第二编——内蒙古乌拉特部莫日根活佛lobsangdambijalsan 编撰的目录1种,全集目录4种。第三编——布里亚特蒙古cohugel 经院首席喇嘛agwanglobsanggalsangjamba 译经目录,其中蒙古文经目录2,藏文经目录3,附录表9种。

    此外,还有扎东巴《国家公共图书馆文学抄本目录》,studia mongolica丛书第一卷第2册,乌兰巴托1960;占巴《国家公共图书馆蒙古文医学抄本目录》,studia mongolica丛书第一卷第9册。

    俄罗斯蒙古文、藏文文献收藏,主要集中在科学院东方研究所图书馆、圣·彼得堡大学图书馆和俄罗斯国家图书馆(原公共图书馆)。已出版的蒙古文图书目录有:

    а.г.сαзыкин 编撰的苏联科学院东方研究所《蒙古文抄本、刻本图书目录》卷一,莫斯科1988。分为民间文学,文学艺术,历史学,法学(政治、行政、经济法),宗教、儒教、皇帝旨令,语文,医学,地理,天文、历法,占卜,图书目录,综合图书,其它图书等14种类型,共收入图书目录2388条。

    а.г.сαзыкин编撰的苏联科学院东方研究所《蒙古文抄本、刻本图书目录》卷二,莫斯科2001。目录续编第2389-4048条,分为佛教文学,佛教文化和佛经,目录索引等3种类型,共收入1660条图书目录。

    vladimir l.uspensky编辑、井上治协编、中见立夫监修的《圣·彼得堡大学所藏蒙古语抄刊本解题目录》一卷,目录索引一卷,东京外国语大学亚非言语文化研究所1999。分为佛经,高僧全集,日颂经,历史著作,佛教哲学与文学,佛教戒律,秘宗经,辞书、教科书,医学书,天文、历法、占卜书,法律图书,文艺学书,汉族古典文学,基督教图书,其它残缺不全资料等15种类型,共收入958条图书目录。

    从这部目录,我们一方面可以了解圣·彼得堡大学所藏蒙古文文献全貌,另一方面还能够了解到有一些重要文献孤本收藏的信息,例如《彰所知论》蒙古文本。《彰所知论》是元代帝师八思巴喇嘛应元始祖忽必烈皇太子真金之请而作,原文为藏文,书名《shes bya rab gsal 》。八思巴弟子沙罗巴译为汉文, 后收入汉文大藏经小乘论部首篇。因真金之请而作,所以,当时应当有蒙古文译文。原来,那个蒙古文译文就收藏在圣· 彼得堡大学图书馆。uspensky认定“从语言风格看,这部写本毫无疑问是元代文献的晚期抄本。” 《彰所知论》圣·彼得堡大学蒙古文本名称为《 medegdehün-i belgetey-e geigülügci ner-e-tü shastir 》,而沙给亚·东日布曾译为《 medegdehün-i uhagulhui shastir 》。自20世纪80年代后有些学者也曾译为《 maxi todurhai uhahdahun 》。今后应以《 medegdehün-i belgetey-e geigülügci ner-e-tü shastir 》统一为好。

    з.κ.кαсьяηεηко《彼得堡抄本<甘珠尔>目录》,莫斯科1993。这是α.

    ποздηεεβ于1894年从张家口购置的林丹汗时期蒙古文《甘珠尔》写本的目录索引。

    有秘密经1-26,大般若经27-38,第二般若经39-42,第二大般若经43-44,第三般若经45,第二大般若经(tümen xilüg-tü)46-47,华严经48-53,大宝积经54-59,律师戒行经60-72,诸品经73-113。共113卷,883篇文章目录。有序言,附录包括目录索引、名词索引和原文影印件。

    匈牙利louis ligeti《蒙古文甘珠尔目录》,布达佩斯1942。这是1720年北京木刻朱红版《甘珠尔》的目录索引。本目录显示,蒙古文《甘珠尔》有108卷,1161篇文章。用拉丁文转写了每篇文章梵、藏语名称及蒙古文译者后记。

    蒙古宾·仁钦《蒙古文丹珠尔目录》,1-3卷,新德里1964、1974、1974。这是1749年北京木刻朱红版《丹珠尔》的目录索引。不过蒙古文《丹珠尔》全文225卷,3861篇文章。本目录只编前75卷2637篇文章。

    《蒙古文甘珠尔·丹珠尔目录》编委会《蒙古文甘珠尔·丹珠尔目录》(上下),远方出版社,呼和浩特2002。这是1720年北京木刻朱红版《甘珠尔》、1749年北京木刻朱红版《丹珠尔》的目录索引。上册:前言、导论、《甘珠尔目录》、《丹珠尔目录》、蒙古文文章名称索引等。《甘珠尔》共1163篇、《丹珠尔》共3861篇文章。下册:《甘珠尔》蒙梵藏汉五种文字对照作品名称索引、《丹珠尔》蒙梵藏汉五种文字对照作品名称索引、蒙藏汉作品名称索引、附录(佛教典籍目录)等。这部《蒙古文甘珠尔·丹珠尔目录》是迄今为止最为完整的目录索引。

    德国walther heissig 《德国东方文献目录——蒙古文抄本、刻本、地图目录》,两卷,威斯巴登1961。共收录853条图书目录。有长达24页的导论,指出德国哪些图书馆有哪些蒙古文图书及其来历。每条目录后介绍本书章节及研究信息。地图有甘肃、新疆、科布多·兀良哈、札萨克图汗部各旗、赛音诺颜汗部各旗、土谢图汗部各旗、车臣汗部各旗、内蒙古嫩江叶克明安旗、哲里木盟、卓索图盟、昭乌达盟、阿拉善、额济纳河旧土尔扈特旗等蒙古地区地图及其收藏地点。

    德国walther heissig 《哥本哈根皇家图书馆蒙古文书籍,抄本和刻本目录》,哥本哈根1971。共收录560种图书目录。其中包括佛经47件、宗教教义注疏17件、佛教著作22 部、陀罗尼文集10部、佛教高僧选集1部、祝赞词和祈祷词24件、活佛传6部、塑像研究3部、萨满教书48件、辞书11部、语法书3部、医学书30部、佛教高僧传8部、寺庙指南4部、蒙古民间宗教与民间文学作品62部、gronbech请察哈尔蒙古人记录的口头传说与民间故事集3部、佛教格言集50部、蒙古谚语谜语集3部、蒙古《格斯尔》(geser-un ubsang neretü sudur kemekü oroshiba)1-7,10,11,15章共4卷、印度题材故事集46部、汉族小说译本59部、地狱故事8部、满蒙教育和哲学著作及儒家哲学和官方文件等的译文26部。

    walther heissig 在导论中论述了蒙古文图书与古文字,包括抄本与图书所用材料,书写所用墨与器皿,书本册页、汉式合页,古文字学等。目录分为:历史编篡书,传记,史诗及成吉思汗颂歌,民间文学和童话,格言和训谕诗,来自印度和西藏题材的故事,游历故事,中国小说,哲学、教育、语文书,政治、法律、行政书,民间宗教信仰和民间创作,占卜书,占星术书,天文、历法,医学书,兽医学,教规书,教义著述和评论,陀罗尼汇编,宗教仪式和祷告书,赞美诗和祈祷文,著作集,佛徒传说故事(hagiography),肖像学书,寺庙,其他等类型。

    nicholas poppe《东洋文库满蒙文图书目录》,东京1964。其中第1-230条为满文图书目录;第231-525条为蒙古文图书目录。

    《中国蒙古文古旧图书总目录》,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0。收录1949年10月之前的蒙古文古旧图书目录共13115条。

    还有алτο πентти(p . aalto)《хедин(hedin)所搜集的蒙古文学目录》(стокхолм[stockholm]1953);боудэн(c. r. bawden)《剑桥大学图书馆蒙古文抄本首次清理记述》(皇家亚洲学会会刊1957,151-160);louis ligeti《шилл-инг φон канштадт(sehilling von canstadt)收藏的蒙古文图书》目录(дyη бао[tp]杂志27卷,1930,119-178);фаркухар(d. m .farquhar)《华盛顿蒙古文写本刊本清理记述》(中亚杂志第一卷,161-218);walther heissigм《比利时шот миссион(seheut-mission)蒙古文抄刊图书》(中亚杂志第三卷第3册,161-189,1957)。

    自1956-1992年间,由新德里印度文化国际学院出版的有关印度学、藏学和蒙古学大型丛书《百藏丛书(śaţa-piţaka series)》已出版500卷,其中有关蒙古学文献294卷。由拉古·维拉(raghu vira,1902-1963)教授和他儿子罗克什·钱达拉(lokesh chandara) 主编。这些蒙古学文献中也有目录:《北京木刻版蒙古文丹珠尔目录》,共4卷(《百藏丛书》第325-327卷,1983);《蒙古文丹珠尔全目录》,这是清乾隆年间刊行的蒙古文《丹珠尔》的手抄目录,共8卷(《百藏丛书》第314-321卷,1982);罗克什·钱达拉编《蒙古文甘珠尔目录》,这是北京木刻版《甘珠尔》108卷1161篇经文的详细目录,共1卷(《百藏丛书》第101卷,1973);前面提到的蒙古宾·仁钦《蒙古文丹珠尔目录》,1-3册(《百藏丛书》第33卷,1964、1974、1974)。

    另外,根据walther heissig 教授介绍,收藏蒙古文图书的还有,比利时布鲁塞尔收藏抄本和刻本46件;波恩历史博物馆收藏抄本45件;布达佩斯科学院收藏图书多种;芝加哥远东图书馆劳飞尔文库收藏佛教木刻本72件;前联邦德国收藏抄本刻本十二集672件;赫尔辛基大学图书馆和芬兰-乌戈尔学会收藏抄本、木刻本、平板印刷本和现代字母印刷本105件;伦敦东方和非洲研究院收藏木刻本34件;剑桥大学图书馆收藏佛教著作35件;奥斯陆大学图书馆收藏手抄本10件;斯德哥尔摩民族博物馆手抄本、木刻本和现代字母印刷本126件;东京东方图书馆木刻本和现代字母印刷本230件;维也纳奥地利国家图书馆木刻本2件;华盛顿国会图书馆手抄本和木刻本81件;巴黎国家图书馆木刻本和手抄本165件;巴黎法兰西研究院手抄本和木刻本40件;巴黎guimet博物馆佛教木刻本3件;都柏林切斯特·贝蒂(chester beatty)图书馆木刻本和手抄本多种。哈佛、耶鲁和纽约的大都市等图书馆都有蒙古文图书。

    中国也是蒙古文图书收藏很多的国家之一。没有被《中国蒙古文古旧图书总目录》统计到的重要部门或个人的收藏图书还有一些,但本目录基本上反映了中国蒙古文图书收藏大概情况。

    尽管我们掌握的信息不完整,但从以上介绍的目录索引,仍然能够了解到在世界各地收藏的蒙古文图书资料的大体情况。在上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创造的这笔大量蒙古文文献,记录着蒙古人文明史各个阶段的丰富、可靠的信息,成为蒙古游牧文化最重要的载体。 Dan Marino Jersey

  • 0
  • 0
  • 0
  • 254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