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走进天珠的世界

    三色珠是对蚀花玛瑙珠(etched carnelian beads,蚀花玉髓珠)一种特殊工艺类型的简便的称法,指珠体表面同时呈现三种不同色彩构成装饰图案的蚀花玛瑙珠。

     

    走进天珠的世界

     

    《喜马拉雅天珠》一书中对瑟珠(dZi,天珠)系列中的三色措思有过专门的小节,但没有对全部不同系列蚀花工艺的三色珠进行分类。本文将迄今可见的所有蚀花工艺制作的玛瑙玉髓珠中的三色珠纳入分类,今后如有新的资料出现,可在此框架下调整。

    第二,三色珠的分类和地域分布

    不同系列的三色珠有一定的地域分布范围,尽管不排除古代贸易交流造成珠子的流通,一些三色珠的原产地和文化归属也还不明确,但是就珠子表面装饰风格的不同和工艺制作的明显区别,三色珠仍可按照其流行的大致地域范围进行分类,而地域性区别则大多与不同的工艺传统和文化背景关联。

    走进天珠的世界

    按照珠子所属的(与文化背景相关的)地域分类,三色珠包括:

    1 .瑟珠系之三色措思。所谓瑟珠是指一般称为“天珠”的藏传珠饰,天珠最初的文化背景应为一度称雄西藏西部、包括喜马拉雅山南麓(现印度和巴基斯坦境内)和中亚部分地方的象雄古国或者与象雄苯教有关的文化归属,而非起源于古代吐蕃(藏族)。措思是瑟珠系列中的一个大类,其制作工艺和装饰风格区别于瑟珠系列中所谓“至纯天珠”,而三色措思则是措思中的特殊类型。措思在藏民族心目中稍次于至纯天珠,但同样受藏民族世代珍爱。

    2 .尼泊尔系三色珠。该系列也同时归入瑟珠系,因由千百年来藏文化将其视为瑟珠系列之琼瑟(chung dZi,线珠)。这类珠子大多出自尼泊尔和后藏(西藏日喀则地区),坊间习惯称为“尼泊尔线珠”。

    3 .孟加拉系三色珠。孟加拉系蚀花珠是近年在各种资料日渐丰富的情况下,收藏家和珠商根据实践和长期积累的经验总结出来的一个类型。孟加拉蚀花珠的工艺、材质、装饰风格和珠子的器型都区别于其他蚀花珠系列,其质感较接近瑟珠系之至纯天珠。孟加拉的蚀花珠包括三色珠和双色蚀花珠,三色珠是其中的特殊类型。

    4 .东南亚系三色珠。东南亚系蚀花珠是蚀花玛瑙的一个大类,随着日渐丰富的考古资料和民间收藏,对其实践和理论的认知都有待完善。该系列三色珠的地域分布实际很有限,目前资料仅限缅甸和泰国一些地方,年代和地域对应历史上曾经存在过的几个古国和古代文化。泰国北碧府的考古发掘曾出土有三色珠,包括羊角形三色珠,珠子的考古编年为公元前500前后。这一时期早于古骠国(Pyu),其文化背景可能与古骠人南下缅甸之前就生活在缅甸伊洛瓦底江周边和现今泰国部分地方的孟人(Mon)有关。

    此外,三色珠按照珠子的形制分类包括,①.长管形三色珠。其中又可分两种形制,一是两端略收、中段略鼓的长管,尼泊尔线珠和瑟珠系之措思多为此种形制,东南亚系也时有见到,但形制比例略有不同;另一种为直管,古代缅甸和泰国的三色珠可见,尼泊尔系和措思目前未见。②.羊角形三色珠。这种形制的三色珠在尼泊尔系、东南亚系和孟加拉系都可见,瑟珠系之三色措思罕见,目前资料仅见一二例。③.圆珠。目前仅见于东南亚系三色珠。④.特殊形制的三色珠。锥形坠和异形珠。

    第三,三色珠的工艺

     

    走进天珠的世界

     

    三色珠工艺是蚀花玛瑙的一种,三色珠的表面装饰效果由蚀花工艺造成。但不同系列的三色珠并非由同一种工艺流程制作而成,其制作方式和(蚀花)染色剂配方与所在地域的工艺传统有关。按照贝克博士(见作者《喜马拉雅天珠》一书)对蚀花玛瑙工艺的总结和分类,蚀花工艺可分为型一和型二两种,型一是在天然石头(红玉髓)上施加白色(染剂)图案,即红地白花;型二是将红玉髓经过“白化”,再施加图案。此二种技术类型一般不呈现三色效果。

    艾宾豪斯先生(见作者《喜马拉雅天珠》一书)则在以上二种工艺类型之外又演绎出型三,即在天然石头(红玉髓)上同时施加黑色和白色两种染色剂画花,与未经染色剂覆盖的(天然底色)部分一同构成珠体表面图案,其图案呈现三种颜色,即黑色、白色和天然底色。这种工艺大多为尼泊尔线珠和东南亚三色珠采用,不同的是,这两种系列的蚀花珠采用的材料、工艺流程和染色剂配方不同,因而最后呈现的色彩效果不同。

    需要说明的是,所谓珠体本身的底色并非天然,肉红玉髓在被制作成珠子前,原石大都经过加热处理,用意将原石中所含铁元素经高温氧化还原,以使得石头呈现更加鲜艳的红色。这一工艺流程未使用染色剂将石头改色,而是利用石材本身所含矿物元素进行加色处理。早在公元前2500年的印度河谷文明时期,当地工匠就已经采用这种加色工艺。

    与以上所谓型三工艺不同的是措思和孟加拉系三色珠所使用的工艺。前面提到过,孟加拉蚀花珠的质地与天珠接近,这是因为该系列蚀花珠使用了一道与天珠类似的工艺流程 — 蚀花之前整珠通体染色。这道工艺于瑟珠系列之至纯天珠为珠体“白化”,然后再使用“抗染“的办法施加图案,再进行二次染色呈现图案(见作者《喜马拉雅天珠》一书)。孟加拉蚀花珠无论是双色还是三色,在施加蚀花图案之前都使用了这一染色(改色)的工艺流程,此流程不仅将珠体(石头)改色,也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石头的质地,显得更加细腻。

    措思珠的制作工艺比较多样,较至纯天珠有更多染色选择,除了整珠白化,还有“黑化”和“糖化”(棕色染色)乃至其他更少见到的颜色。理论上任何色彩都是可以选择的,这取决于工艺的可能和习惯(或文化)的选择。三色措思便是在珠子被施加蚀花图案之前就经过整体改色的流程,之后又使用两种色彩对珠子施加图案,与珠子的人工底色一起构成三色装饰效果。

    此外,作者还曾见过另一种特殊的三色珠,此种三色珠并非严格意义上的三色蚀花,而是使用两种不同色彩的珠子断片,分段粘合,粘合剂本身的颜色和珠子断片一同构成三色图案。使用这种粘合技术制作珠子的最初用意并不明确,可能是为了修复断珠而利用断片,也可能是刻意为之。

    第四,羊角形三色珠

    羊角形珠是指造型像羊角的珠子,制作这种形制的珠子所使用的材料很丰富,几乎各种天然半宝石都曾用来制作羊角珠,有天然缠丝纹样的玛瑙制作的羊角珠尤其受到喜爱,而蚀花工艺的羊角珠则因人工制作的图案显现更多工艺的审美。羊角形三色珠则是蚀花珠中形制特殊的一类,较之双色蚀花珠有更多的工艺难度。

    羊角形珠的形制早在公元前3000年前后就已经出现,推测最早的羊角珠形制确与羊角(或牛角)有关,最初很可能是对拥有财富(牛羊)的一种骄傲的表达,后来演变成抽象的符号用于装饰和象征。这种以牲畜角状为蓝本制作珠饰的传统至今仍可在某些部落社会见到。

    羊是人类最早驯化的牲畜之一,最早驯化的羊出现在伊朗和中亚,距今已经一万年左右。从那时,羊的形象作为美术题材就经常出现人类的手工制品中,例如陶器。早期的羊角形珠出现在青铜时代的西亚和中亚,旱作农业和畜牧是该地域的基础特征,牲畜的拥有量即是个人财富。羊角形珠最初的灵感来自羊头的正面造型,以后逐渐演化出弯曲的羊角形和三角形的羊头两种基本形制,之后可能因取材的方便或工匠的喜好又产生出多种细微的变形和变化。其象征意义也可能在时间和地域的流传中流失或改变,比如现今东南亚坊间将羊角形珠称为“水蛭珠”(leech beads),其原初的象征意义已经流失,地处热带的东南亚民族使用的是他们自己容易见到的蠕虫外形来称谓羊角珠的形制。

    第五,三色珠的存世量和品鉴

    较之双色的蚀花玛瑙珠,三色珠的存世量有限。一般认为三色珠的相对少见是因为工艺相对复杂,而实际上更可能是由于这类珠子所代表的等级和信仰的内容。

    1.就目前可见的东南亚三色珠,一般个体较大,一些珠子体量可谓巨大,并不适合普通装饰和日常佩戴,推测当初大多用于礼仪和仪式等场合。缅甸坊间一直有三色珠代表高等级的说法,从三色珠的稀有程度和珠子的体量来看,这种说法并非完全出自推测,但目前没有文献和考古资料支持。

    2.三色措思的存世量则可能更少,目前仅见几例,且没有重复的图案。

    3.孟加拉系蚀花珠及三色珠近年来才开始被珠商和藏家认知,由于该系列的制作工艺更接近天珠,珠子着色漂亮、质地细腻油润,极具美感,其实践和理论知识更有待充实。

    4.尼泊尔线珠是藏传珠饰的传统类型,这类珠子已经有超过千年的流传史,认知度较高,市场价值相对透明和稳定,但质地、工艺、形制、色彩、画工皆优的精品仍为三色珠中的楚翘。

    三色珠与其他珠子一样,同样会因制作工艺水品的差异而影响珠子的审美效果,即收藏家和珠商所谓品相。由于取材的难度和工艺过程中的不可控因素,以及工匠的制作水品,大部分珠子都很难完美。经过千百年的贸易和流传,珠子大多出现微损或缺损,即便如此,残缺的老珠子仍保有经由岁月洗礼的特殊的美感。即或新近面世的“生珠”,则是另一种审美,如中国古人爱玉盘玉一样,珠子因为材质的关系,大多也能像古玉一样,可与人相互“呼应”,在盘完穿戴的过程中不断由“生美”而熟美,此为藏珠赏珠之乐。

    另以完整的珠子而言,形制以造型比例优美为佳,材料质地均匀,无绺无裂,着色(咬色)清晰,色彩鲜艳,形制规矩,珠体对称,此上佳品相,为藏家和珠商追求的上品。

  • 0
  • 0
  • 0
  • 205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