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切片》[小野洋子]:你我相识许久!难忘是你我慈善的爱情!

    1964年,小野洋子在卡耐基诵厅第一次表演了她最为出名的行为作品《切片》:随机挑选上台的几位观众被要求用剪刀将她的衣服裁成碎片,直至全身赤裸。那年,她32岁。

     

    《切片》[小野洋子]:你我相识许久!难忘是你我慈善的爱情! 《切片》[小野洋子]:你我相识许久!难忘是你我慈善的爱情!《切片》[小野洋子]:你我相识许久!难忘是你我慈善的爱情! 《切片》[小野洋子]:你我相识许久!难忘是你我慈善的爱情!

    1964年,小野洋子在卡耐基诵厅第一次表演了她最为出名的行为作品《切片》(CutPiece),随机挑选上台的几位观众被要求用剪刀将她的衣服裁成碎片,直至赤裸。那时,她32岁,离过一次婚,和第二任丈夫生下的女儿K洋子还不到两岁。那时,她盘腿坐在台上,长发披在肩上,脸庞丰润,眼色清澈。

    《切片》是上世纪60年代美国激浪艺术浪潮里的代表作品之一,但洋子并不承认自己属于这一流派,特别在其舵手乔治·马西纳斯试图将这场地下艺术运动等同于一场致力于价值观革命的社会运动,并试图为其设立宗旨、谱出宣言时,洋子几乎不屑地说:“正是‘流派’、‘运动’、‘团体’这样的概念遏止了新艺术的活力。我从不认为自己属于任何团体,当有人想让我加入某场运动中时,我第一个念头就是逃离。”激浪派曾被称作“音乐、戏剧、诗歌、艺术中的新达达”,在它初现时的激进期,是以破坏传统艺术的严肃性,直至解构作品的意义甚至象征意义为目的的,它嘲笑以“训练”、“继承”和“技巧”为基础的创作(即“生活者就是艺术家”),以及任何形而上的艺术意图。在马西纳斯为激浪派寻求社会价值坐标时,洋子已嗅到这朵昙花灭迹的端倪;她脱身出去,是因为她对列侬的爱尚未损害她作为一位先锋者的激进性——在她刚和列侬一起生活时发行过的几张唱片里,人们听到的更多是无意义的尖叫、呻吟和器乐及非器乐的噪声——当她开始用吉他和弦及旋律来配饰爱的谣曲时,她已不自觉地被丈夫引入主流世界。 Kelvin Benjamin Jersey

  • 0
  • 0
  • 0
  • 188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