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我最嫉妒的画家

     

    我最嫉妒的画家

    托姆布雷的作品

    我最嫉妒的画家
    托姆布雷的作品

    我最嫉妒的画家
    网上秀的天书处方

    刚看到网上秀医生的天书处方,让我一下子联想到了美国抽象艺术大师赛·托姆布雷(Cy. Twombly)。他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让我嫉妒的画家。

    我第一次直击他的原作,是在英国泰特现代美术馆。我反复徘徊在陈列着他几幅大作品的展厅里,惊叹这个人怎么敢这样画,怎么有如此大的气场。他那血红的、酣畅淋漓的一圈圈信笔涂鸦巨画,让我内心暗恨道:世界上最“绝”的画法被他画掉了!

    从古到今,人们写错字的时候,会涂几个圈圈把错字盖没,但谁又能想到将这样的圈圈变成一种抽象艺术的形式呢?在世人熟视无睹的形式中发现艺术,是一个真正艺术家的功力。当然,也许有人并不觉得这样的画美,甚至可能觉得是丑的,但不得不承认是震憾的。

    我更嫉妒他的魄力。你就算内心想到了这么狂野不羁的画法,你真的敢这么去画吗?这样的画会被人骂死吗?这样的画会让画家饿死吗?敢不敢独行在世人的嘲笑和唾沫中,考验着一个艺术家的胆魄。李可染谈艺术之道曾说“可贵者胆”。其中之难,之险,艺术家才明白。就算托姆布雷的作品去年在纽约佳士得以6960.5万美元拍卖成交,我依然在网上看到有人骂他的画是垃圾。

    曾有位画家朋友说:我敢打架,打起来敢不要命,但就是画画的时候不够胆。

    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内心的魔障。为了对付这个魔障,人类有了宗教,有了心理学,有了艺术。

    如果仅仅从网上的图片看,托姆布雷的某些作品真的与“天书处方”并无多大区别。但当我直接面对他的作品,我感到这样的作品是非常消耗画家心力和体力的。尤其一些巨幅的作品,如果没有饱满的激情,娴熟的技巧把控,很难一气呵成。托姆布雷说,每画完一幅作品都必须在床上躺一两天。

    这样的画就像是艺术家赤膊上阵,他的一切都呈现给了世人。83岁的托姆布雷直到2011年7月5日在罗马去世前数日,都还一直在创作大幅油画。他的作品就像是心电图,关键是你看得懂与否。

    我觉得有意思的是,最“保守”的卢浮宫,也接受了这个离经叛道的画家,2010年邀请他创作壁画,并安置在青铜厅的天顶,与旧时的古典艺术共处一室。艺术家特立独行的胆魄,也在考验人类的胸怀。

     

  • 0
  • 0
  • 0
  • 37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