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这算什么异想天开

     

    这算什么异想天开

    湖北美术学院学生邹欣的人体作画

    这算什么异想天开
    法国艺术家伊夫·克莱因作品

    这算什么异想天开
    希瑟·汉森用身体的舞蹈作画

     

    据报道,5月22日,在湖北美术学院“异想天开”作品展上,油画系大三的学生邹欣用身体为画笔,伴随着琴声,在画布上“随心所欲”,给现场观众带来了不一样的视听体验。

    此事竟然在微博上引起激烈反响,大多数人表示看不懂,并认为她是哗众取宠,丢人现眼,玷污艺术。只有极个别人“火眼金睛”,指出她并没有什么创意。这个比例也反映了公众对艺术史的了解情况。有时候,我们对艺术的不理解是因为不了解艺术发展的过程。有些毫无创造价值的伪艺术也正是靠着公众对艺术史的无知而“招摇过市”。

    要知道,这种玩法早在1000多年前就被中国艺术家玩过了。唐朝开元、天宝年间的草书大家张旭,中国书法史上的“草圣”,往往醉后以长发濡墨,长啸狂书。但当时社会对他这种不经的“行为艺术”非但包容,而且颇为赞赏。唐代大文学家韩愈赞他:“喜怒、窘穷、忧悲、愉佚、怨恨、思慕、酣醉、无聊、不平,有动于心,必于草书焉发之。

    观于物,见山水崖谷、鸟兽虫鱼、草木之花实、日月列星、风雨水火、雷霆霹雳、歌舞战斗、天地事物之变,可喜可愕,一寓于书,故旭之书,变动犹鬼神,不可端倪,以此终其身而名后世。”从这短短一百多字中,可以看出韩愈是多么懂艺术。他明白艺术是艺术家观乎天地之变,发乎内心之慨而生发的。不管用什么形式,只要能淋漓尽致地表达内心之动就好。

    艺术的作用难以尽述,但其中极为重要的是,拓展人们表达内心感受的途径和手段,拓展人们的视觉经验,由此提升人类心智和情感,沟通人与人的心灵。所以艺术重视创造。开拓创新,为前人之未为,这不是哗众取宠,反而靠模仿抄袭而娱人耳目才是哗众取宠。

    湖北美院这位学生的创作并没有新意。唐朝的张旭比较遥远,那么我们看看近一点的。1960年,法国艺术家伊夫·克莱因请来三个美丽的裸体女模特儿,将她们身上涂上具有他专利的克莱因蓝颜料,然后指挥她们在铺在地面上的画布上翻滚拖拉,或冲撞挤压挂在墙上的画布,将身体形态和姿势的痕迹留在画布上。同时一支乐队现场演奏克莱因创作的《单调交响曲》。他还请来了许多盛装男女观看表演。整个过程还被拍成了电影。除此以外,克莱因还有大量异想天开的玩法,在此不赘。

    尤为甚者,美国女艺术家希瑟·汉森2年前做的表演与这位学生的“异想天开”几乎一模一样。相比与克莱因将裸女“野蛮拖拉”于画布不同,汉森是自己在画面上舞蹈,在舞蹈的过程中,用身上、手上的炭粉画出美丽的图案来。而从最后形成的画面来看,汉森的作品线条流畅,旋律感强,而后者的则显得杂乱无章。

    邹欣还是个学生,不可苛求,作品模仿或稚嫩都是可以理解。我感到不该原谅的是我们的美术教育。我们的美术教育工作者是如何启迪和引导年轻人去理解艺术的?在一个名为“异想天开”的展览中,我们应该鼓励学生们去创造,去异想天开,宁可幼稚,宁可粗糙,宁可瑕疵,而不是与“异想天开”背道而驰,与艺术精神背道而驰的简单模仿。这将对学生们产生误导。我们的媒体报道是否也可以稍微多一些专业性,不要对这么简单的一个模仿习作大惊小怪地进行报道,这不仅误导公众,也可能鼓励一个艺术学子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最后,我想对邹欣说,这次你最大的收获就是网上对你的冷嘲热讽,它让你提前经受了磨练,这种磨练有助于你以后走上真正的“异想天开”之路时面对的更大压力。

     

  • 0
  • 0
  • 0
  • 28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